第18章 猛虎跳涧

洛小阳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最快更新诡匠最新章节!

    ,最快更新诡匠最新章节!

    王大哥,我爹老子坟地那边出事咯。

    大伯来的很急,我从窗户看着他跨过院子门槛之后,一路小跑进来,边跑边喊。我转头就准备出门,却被王师傅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然后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讲,喊你莫回头莫回头,你要害死老子是不是?

    我连连道歉,等王师傅背上背篓以后,这才跟着王师傅出门。从外面把门拉上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我爸,还是安静的躺在那里,原本黝黑的脸色,此时此刻竟然显得是那样的惨白。

    等我把门拉上之后,王师傅从背篓里取出刨子,在门槛上刨了三下,然后取出一枚铜钱,在手中转动了几下之后,一把贴在两块门板缝隙上,使得这条缝隙刚好把铜钱一分为二。等王师傅松手的时候,那枚铜钱竟然黏在了门板上没掉下来,看得我目瞪口呆----还有这种操作?

    我问王师傅,这是干什么?

    王师傅讲,门槛刨三下,表示这门槛是新修滴,这间房子是新屋不是老屋;新屋是给人坐滴,老屋是给死人坐滴。至于这枚铜钱是搞么子滴,一时半会儿给你解释不清楚,先到你屋爷爷滴坟上看哈去。

    大伯和王师傅走在前面,我紧紧的跟在后面,脚刚迈出院子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在院子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看,而那双眼睛的位置,应该就是来自我爸那间房子。

    我拉上院门的时候,特地看了一眼我爸房间的窗子,我清楚的看见,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可是等我想要再看清楚的时候,窗户上已经是白白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了。我只好转身跟上大伯他们的步伐,听大伯给王师傅解释事情的起因经过。

    大伯说的不是很详细,大致意思就是,爷爷的棺材已经下葬了,而且封土都已经堆好了,准备在外围砌一圈加固水泥的时候,封土顶上竟然裂开了一道口子。抬棺的八仙和帮忙下葬的那些人也没多想,认为很可能是土太干了,所以才裂开。

    于是他们就在裂开的那道口子上又封了一层土,可是刚准备浇水泥的时候,那道口子又裂开了,而且还是同一个位置。我大伯不信邪,亲自拿着锄头挖土、封土,并且还在封土上面狠狠的敲了好几下,确实把封土给敲实了才让泥水匠开始浇水泥。

    可是泥水匠刚走到封土边上,那道口子就又裂开了。这一下,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再动了,只好求着我大伯回来请王师傅。道场先生死后,抬棺的八仙最倚仗的,就是王师傅了。

    另外,道场先生的死,在村子里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已经开始有村民在传言道场先生就是我爷爷害死的。还好王师傅当时处置的及时,没有让乡亲们看到道场先生的尸体,否则一波接着一波的流言,非要把我们家的脊梁骨戳断不可。

    我上前扯了扯王师傅的衣角,王师傅回头看了我一眼,便稍稍放慢了速度。我大伯急着赶路,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我凑到王师傅身边,小声问,我之前就想问你,你昨天不是讲我爷爷不能出殡迈?啷个我睡了一觉,他老人家就已经出殡了?

    没想到王师傅竟是摇摇头讲,不是我要你爷爷出殡滴。

    我讲,你不出手起棺,他们哪个敢喊那一声“起棺”?

    他讲,你莫给我灌迷汤,你爷爷这口棺材,我是不敢喊起棺,老子这点自知之明哈是有滴。

    那我就纳闷了,不是你喊的起棺,那是谁喊的?难道他不害怕我爸的前车之鉴么?

    王师傅突然眼睛一亮,伸手指了指右前方,讲,喏,讲曹操曹操就到,就是她喊滴。

    我顺着王师傅的手指看过去,看见在一片芦苇荡里,一位身材高挑,身着白色雪纺薄纱衬衫的女子,正对着她面前的一块画板在熟练的挥动着手中的画笔。

    我看见她微戚着眉头,那双充满灵性的眼睛盯着身前的画纸,神情专注而认真。以至于她那白皙的脸颊上有些许的晶莹剔透汗珠,她都浑然没有在意。似乎这天下间,除了眼前的那幅画外,任何东西都不能打扰到她。这种专注我之前见过一次,那是王师傅在给我爷爷的棺材测量标记子孙钉的时候,两人专注认真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甚至于,吴听寒比王师傅还要专注,所以就算是我们从她的身边走过,她都不曾抬头看我们一眼。

    也是在这一刻,我才真正的对匠人这门职业产生真正的好奇----能对自己的职业保持如此热情和专注的,不管是做什么,都应该值得去敬畏。

    和吴听寒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悄悄瞥了一眼她面前的画纸,那是一幅山水画,那山那水都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因为我从小就在那山水间长大。她的画已经画的很完美了,山山水水还有的都画了,可她手中的画笔却还没有停下,不知道还要加一些什么东西上去。

    都说会画画的女人再怎么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以前我并不相信这话,可是当我知道了吴听寒之后,我觉得这话简直是至理名言。

    在我们村,并没有所谓的祖坟一说,都是叫道场先生或者风水先生看好地之后,就直接抬过去下葬。但是土葬的地方,都是在我们村子的后山上,很少有不是埋在这里的老人。我爷爷也不例外,他的坟地从村尾绕过一个弯,翻过吴听寒所在的这个小山坡就到。

    我和王师傅他们刚准备下山的时候,就听到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不想死的话就不要过去。”

    我大伯和王师傅都去过爷爷的坟地,他们并没有什么事,所以吴听寒的这话很明显是对我说的。

    我是第一次听见吴听寒说话,那声音虽然好听,可是在这大夏天的,却让人觉得有些发凉,仿佛言语里没有半点情感一样。难道她从来都不和人说话吗,这么冰冷的言语,这种高傲的姿态,怎么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可是当我看到她那张精致到窒息的脸颊之后,我知道,这些都不重要了,就凭着这一张脸,就足够她顺风顺水了。

    我问她,要是过去了会怎样?

    她没理我,继续手上的活。我看了一眼王师傅,王师傅讲,那你就到这里等到起,我和你大伯先过去看一哈。

    我点点头,站在这个小山坡的顶上,能够看到不远处我爷爷的坟地。我虽然不懂风水,但是一眼看过去,都觉得我爷爷确实埋了一块好地方----坟地三面环山,周围是一个圆形的平台,爷爷的坟地刚好在这个平台的正中心。从这个地方看过去,整个就好像是一块玉佩,而我爷爷的坟就是玉佩中心的那个可以穿针引线的孔。玉佩温润以养人,爷爷的坟地居中,位置不是一般的好。

    王师傅往下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咦”了一声,然后转身连走带跑的来到我身边,一边眯着眼睛看着对面我爷爷的坟地,一边伸着一只手不断的在捏着手指,看上去就和路边那些算命的瞎子差不多。

    我问王师傅这是在干嘛,王师傅讲,莫吵老子,老子哈没算明白。

    我不知道王师傅在算什么,但是看他脸上的那表情,应该很重要,也就闭嘴没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等着。我大伯则是站在靠山下一点的地方,满脸焦急----没办法,他也不敢催王师傅。

    王师傅算了一阵之后,脸上的表情很是精彩,然后一副屁颠屁颠的样子跑到吴听寒面前,很是谄媚的问了一句,女娃娃,这块地是你选滴,你给我讲实话,这是不是那种宝地?

    我担心会听不到他们之间的谈话,所以假装不在意的往那边挪了几步,其实眼睛一直盯着那边,耳朵也一直拉长着听那边的动静。

    我看见吴听寒拿着画笔敲了敲她面前的画板,我伸长着脖子看了过去,发现在之前的那副山水画之中,竟然无缘无故的多出了一头吊睛白额大虎,它张大着嘴巴,前胸着地,前爪向前抓在地上,后腿屈膝,尾巴高高翘起,一副要从画里跳出来的样子,即便是隔着画纸,也能感受到它那凌厉的威势!

    一个女孩子,竟然能够画出这么有气势的老虎,可见吴听寒的绘画功底,着实不一般。

    王师傅看到这张画以后,“嘿”的大吼一声,然后自言自语的讲,果然被老子猜到了,居然真滴是这种宝地!

    我大伯走上来焦急滴问,王大哥,啷个样,是不是事情很严重?

    王师傅嘿嘿一笑,讲,埋到这种地方,坟头不裂开才怪!你晓不晓得这是么子地方不?

    我和大伯同时摇头。王师傅看了我们一眼,从嘴里挤出四个字:猛虎跳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