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网 > 欢想世界 > 067、你早说啊

067、你早说啊

作者:徐公子胜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个银行中应该还有不少人会说东国语,包括那位大堂经理,可是没有一个人主动来给杰森做翻译,场面显得很诡异。

    陈行长看见墨尚同等人,快步迎上前道:“墨董事、唐总、董律师,欢迎欢迎,我一直在等诸位呢!”

    欢想实业在海外以及国内注册了不止一家公司,当然拥有不止一个账户,在非索港现有的五家金融机构中都有开户,其中也包括东国银行,而且是这家支行新开发的、最重要的大客户。墨尚同与唐森至今天是受邀来谈业务的,陈行长希望能有更多的合作。

    墨尚同:“进门就看见了这一出!陈行长,这孩子说的事很严重,等你处理明白了,我们再接着谈合作吧……小华,我刚问你呢,有没有证据?”

    “有,当然有证据!陈行长,你自己看吧……”华真行跑了过来,将那份装在文件袋里的材料递给了陈行长。

    谁都不是傻子,陈行长其实并不怀疑华真行刚才说的话,他也隐约知道杰森可能有问题,但没有想到问题的性质会上升到这么严重的高度。他的脸色很难看,取出材料扫了几眼便更难看了,额角也见汗了。

    欢想实业副总裁兼财务主管唐森至,眯着眼睛不阴不阳地说道:“小华呀,你这份材料,给陈行长就对了。假如陈行长处理不了,其实还可以向四个机构举报,分别是东国银行几里国分行、总行海外事业部、总行法律与合规部,还有东国银监会。”

    大厅里开着空调,很舒服,可是陈行长的冷汗立刻就流下来了,赶紧抬头道:“别,千万别!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身在海外的同胞,相信我好了,我们支行一定能妥善处理的。今后还得继续合作呢,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陈行长真是被吓得肝颤啊。有一位客户来办理业务,与业务人员沟通不畅,发生了一些误会,原本就是一件不大的事情。他身为行长亲自下楼来处理,那孩子就是来卖金子的,正常收购并好言抚慰不就结了?

    结果事态急转直下,看架势要捅破天了!对方显然很清楚他的软肋在哪、最怕的是什么这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墨尚同点了点头:“小唐啊,我们要相信陈行长,他一定能处理好的……陈行长,这孩子给你的证据是真的假的,够不够?”

    他们说话的时候,银行其他工作人员没靠近,那名大堂经理站在一边,既不敢参与话题,也不好转身离开,显得很尴尬。反倒方才观察情况的那名保安举着手机道:“行长,我这里也有证据!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有杰森经理说的话,全都录下来了。”

    大堂里有监控,但是角度与清晰度受限,保安的手机却连杰森的声音都有详细记录。

    这孩子肯定是受人指使,特意拿着材料上门想搞杰森,而这名保安是这孩子的同伙,陈行长心中如是想。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呢,董律师又说道:“陈行长啊,你们银行里既有败类,也有模范好员工啊。这位保安大哥,你可要好好嘉奖,千万不能因为这件事把人给开除了。至于那位杰森经理……你可千万不要因为他败坏了东国银行的声誉,也耽误了自己前程。”

    就算没有那份材料,保安刚才拍的视频所清晰显示的内容,也足够让支行内部处理杰森了。假如陈行长不处理,唐森至刚才也说了,有好几个地方都可以投诉,弄不好连着陈行长一起处理了。

    而华真行拿出的材料,是可以让杰森进监狱的。几里国哪怕再混乱也是一个国家,仍有行政司法体系,否则要董泽刚这样的律师干什么?这里的警察、法庭、监狱都不缺,就看在哪些层面上发挥作用了。

    这时陈行长转身吼了一句:“你闭嘴!坐屋里等着!”原来是杰森又大声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直没有人给他翻译?却被满头冷汗的陈行长给吼进了屋。

    墨尚同语重心长道:“小陈啊,我相信你也是被蒙蔽了,当初怎么会聘用这样一个团队?”

    陈行长苦着脸叹气道:“墨董,您老又不是不知道,能雇到合适的人实在太难了。”

    大学学历、懂金融业务、会茵语,这种人在非索港很少,在东国却有的是,但杰森有一个点是无法取代的,他不仅满足了上述条件,而且还懂当地土语。一种没有文字的语言,不是从小在相应母语环境中长大的人,是很难学会的,连教材都找不到。

    杰森所负责的业务部门,偏偏要和当地人打交道,很多时候还要出外勤,必须得懂当地土语。支行不仅聘用了他这个人,还包括他组建的整个团队,部门中的其他四人都是杰森招来的,所以才会出现都听不懂东国语的情况。

    东国银行在海外设立分支机构,往往很喜欢向发达国家派驻员工,自己人用起来毕竟顺手,不仅能锻炼与培养团队,而且成本比在当地聘用低多了。但在非索港这样的地方,却没有什么人愿意派驻,聘用当地人反而成本更低。

    像杰森这样的支行部门主管,其实级别并不高,但假如是从东国派驻非索港,工资加上出国补贴,一年净收入至少也得有二、三十万东国币,还得解决当地的食宿、国内的五险一金等福利待遇,就这样还没人愿意来,因为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

    而杰森一年的总薪酬差不多是六千米金,折合东国币只有四万多,这在当地已经是令很多人无比羡慕的高收入了。

    这家支行确实与金典行签有合作协议,主要是检测与加工方面的合作,银行派工作人员监督其检测与加工,按照东国银行所要求的标准规格制作金条,收购时便可以免检入库。这并不是杰森所说的独家供货协议,他刚才拿这个说事就是故意在误导呢。

    支行开业两年来,事实上此项业务与金典行确实是独家合作关系,因为非索港没有别人做这个生意,黄金帮更不允许别人插手。站在陈行长的角度,在这种鬼地方只要不出事就好,杰森能找到固定的合作方也算是他的业务能力,所以并没有干涉也不想去干涉。

    有时候不了解当地的情况,想开展业务还必须聘用当地人,这么做有利有弊。

    陈行长还有十多年才退休呢,当初是因为资历到了位置却不够,所以才外派到非索港筹建新支行,同时也提拔了半级。他还想着调回国内后继续升职,怎么也得在退休前干到分行长的位置。

    他只求安稳无事,在总行眼中便是功劳与业绩,没想到偏偏出了事,一瞬间也有些不知所措。

    听见他的叹息,墨尚同笑道:“你早说啊!我在这里已经待了十五年,情况比那些猎头公司都熟悉。会说东国语、茵语和当地土语又懂业务的人,我可以推荐啊。他们到岗位上可以继续学习进步,肯定会让陈行长满意!”

    这时董泽刚淡淡道:“陈行长,证据材料都拿到了,你还不赶紧报警吗?”

    “等一等,我是来办业务的,还没办好呢!”华真行凑了过来,特意大声提醒。

    唐森至笑眯眯地问道:“你来办什么业务?”

    华真行:“出售金条啊。”

    唐森至:“交给我吧,我代你办。你也看见了,陈行长现在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华真行:“谢谢了!麻烦您回头把钱带给我,我要现金。”

    华真行将两根金条交给唐森至,转身离开了银行。陈行长看着他的背影直发愣,这孩子哪是来卖金条的,就是来搞杰森的,幕后指使者恐怕就是眼前的墨尚同等人。

    陈行长与杰森私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此事尚未给银行造成真正的损失,而且是当地“临时工”的失职,只要发现了并及时处理,影响还算可控,那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杰森和他的部门团队全拿下,交给当地警方,警方怎么处理银行管不着,但这些人肯定是要都开除的。接下来的事情,陈行长还得办得让墨尚同等人满意。

    不知墨大爷是否满意,反正华真行对自己是挺满意的,回车里拿回了“装备”。司机和保镖建议他就坐在车里等,待会儿和墨董事等人一起回去,华真行却没听。他哼着小曲离开了银行孤身步行,穿过贸易区朝着杂货铺的方向走去。

    东国银行位于金典行的斜对面,两者在同一条街上,华真行刚走出去没多远,就被人给盯上了。

    鲍里斯在回来的路上,听说了杰森出事了,也被吓了一条。他倒不是担心自己被警察找上门,而是担心有些私事暴露,万一被洛克先生知道了可不太好。

    在黄金的加工、检测、出售等环节中,当然有虚报损耗与各种费用的猫腻,他与蓬康等人和杰森私分了好处,而且是他们求着杰森干的。在与晦丰银行的合作中,还有另外的花样,有时候还是通过赌场进行的。

    又是这个东国小伙计在搞事,鲍里斯恨得牙都痒痒,立刻下了命令,在老巢那里调了一个“行动小队”找合适的地方下手,不能再让这个人活着回去。

    华真行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有个五个家伙一直尾随他离开了贸易区,其中一个大热天穿着风衣,里面居然藏了一支微型冲锋枪,太凶残了!这是多大仇啊?他突然加快了脚步,后面的人也提速跟了上来。

    这个街区原先是一个小帮派的地盘,很混乱,刚被新联盟整治过。在黄金帮眼中,这里就是最好的动手地点,够混乱也够僻静。所谓僻静并不是没人,这里的居民也不少,但是他们不会管闲事,就算看见了什么也不可能到法庭上指正。

    但是五名“杀手”仍然足够谨慎,他们都戴上了口罩。就是一次性医用口罩,他们是最近才发现的,这种可以遮住口鼻的东西拿来代替蒙面很方便,假如再配一双墨镜就更妥了。

    尽管不太怕当地居民是否看见,但他们是尽量要找没人的地方,而前面的华真行也很配合,突然拐进了一条土巷。领头者打了个手势,有两人跑向了左面,打算从前方包抄把那孩子堵住。

    华真行此刻却很惊讶,不因为追杀他的人,而是前方出现了一行字:“有人杀你,走!”就是四个最简单的茵文单词,却是空气中飘荡的白色雾气组成。在华真行看清楚之后,它又化作了一个向右的箭头,似是在指引方向。 首发小说 ω ω ω.J d 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