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网 > 欢想世界 > 086、王丰收的困惑

086、王丰收的困惑

作者:徐公子胜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黄金帮被缴械、海神帮主动投诚,新联盟成了北湾区唯一的“传统街区势力型”帮派。不论新联盟自己承不承认,在其他人眼中他们仍然是这样一股帮派势力。

    而原先凌驾于各街区帮派势力之上的,北港货运与文明贸易这两大犯罪组织,在遭受重创之后,其残余的高层匆忙撤离了盘踞多年的北湾区。

    并非所有的黄金帮成员都成了俘虏,还有几十号人没有参与昨夜的武装行动,这些人如今提心吊胆。有心想跑可哪有那么容易,仓促间换个陌生的街区也难寻生计,他们都是贸易区的居民,只不过是混口饭吃的普通帮众而已。

    幸亏洛克先生站了出来,他代表黄金帮残部与新联盟接触并致歉,表示愿意主动将地盘交给新联盟,甚至率领黄金帮的残余成员加入新联盟。

    洛克虽然为人低调,在黄金帮中不显山不露水,但也算是“德高望重”了。他是黄金帮资历最老的成员,也是金典行的业务骨干,假如有人想接手黄金帮的很多生意,还必须得用到他,所以他才有这个资格站出来说话。

    黄金帮的其他成员其实别无选择,洛克的表态就是他们唯一的出路,还得看新联盟那边愿不愿意呢。

    在欢想实业总部棕榈庄园中,王丰收问柯孟朝:“我们为什么要放过洛克?不杀他也就罢了,还要与他合作,给他金典行百分之四十的股份。怎么能让这样的黑恶势力老大也成为新联盟的一员,而且是地位很重要的成员?”

    柯夫子面无表情地反问道道:“假如让你来处理这件事,你会杀了洛克吗?”

    王丰收:“我也许不会杀了洛克,但一定会让他接受惩罚。”

    柯夫子:“你觉得他还没有得到惩罚吗?”

    杨特红插话道:“隐姓埋名创建了黄金帮,小心翼翼在金典行做个检验员,好端端地地在屋里睡着呢,打拼多年的成果顷刻化为乌有,差点连命都丢了。

    鲍里斯、蓬康、凯莉都是他重点栽培的手下,假如你了解这些人的出身,就会知道是洛克给了他们改变人生的机会,用东国话来说就是恩同再造。

    就是这样的人企图谋财害命,而且是联起手来想要他的命,不惜花重金请回了枪神。这三人一死,便等于洛克在非索港所建造的一切都已崩塌,你说他有没有得到惩罚?”

    墨尚同最后开口道:“你可以说他是自作自受,但他待鲍里斯等三人可没有亏欠之处,你再好好想想,从事件逻辑上讲,是谁惩罚了他?”

    王丰收语气有些不确定:“是鲍里斯他们三个?”

    柯孟朝语气有些不满地纠正道:“鲍里斯有什么资格去惩罚洛克?惩罚他的人,就是救他的人!墨老说的是事件逻辑,没有小华出手公开收购矿金,哪有鲍里斯等人的反水、黄金帮的内哄?

    洛克创立黄金帮用了七、八年时间,小华拆掉它只用了七、八天。洛克受到了惩罚,但这怪不了小华,小华并没有作恶也没做错,还在最后时刻拯救了他,给了他一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机会。

    你别撇嘴,嘴角那一下动作我看见了,难道觉得这个成语不对吗?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听见这些口号总是感觉不以为然。你可以鄙视那些只会喊口号的人,但绝对没有资格鄙视这些口号,它就是对正当行为最准确、最精炼的概括。”

    杨特红皱眉道:“我刚才也看见你撇嘴了!吃饱了撑着的人不会明白,将天然作物一代代培育成粮种,最终每顿都能端上饭桌随便吃的过程有多艰难。

    有些话第一次说出来的时候,就是黑暗中的光,振聋发瞶。有的人一生下来便天天都能听见,还能听见很多,当耳旁风也就罢了,但不能不以为然。”

    墨尚同也开口道:“老杨说的对,形容得也很好!你倒是吃撑着了,但世上还有很多没有被没光亮照到的地方,你有什么好撇嘴的?”

    王丰收简直想抽自己一嘴巴,他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听见有人一本正经地说出那些早就听腻了的标语口号,感觉有些烦,微表情无意间做出了反应。几个老头眼太尖了,话说得好好的,突然抓住这个“把柄”将他训了一顿。

    他不也敢顶嘴,赶紧低头道:“我错了,也需要洗心革面……您老刚才讲的道理我都明白,可我还是觉得那不算真正的惩罚。

    对于洛克本人而言,我们是及时赶到救了他的命,还给他保留了那么多的利益,让他在新联盟中拥有那么重要的地位,这让组织中其他人会怎么想?”

    他们说话的地方,在庄园西侧的园林内一座西式棚亭中。外面下着雨,原先枯死的花草都已除去,而新种的植被已发芽并蹿得很高了,有的已经结出了花骨朵。再仔细看,这些绿植是各种瓜果,还有花生和翅豆。

    翅豆又被称为热带大豆,其营养成份和大豆很接近。非索港的气候并不适合种植大豆,而翅豆是最合适的替代品种,可以成为当地最重要的植物蛋白来源,还能改善土壤肥力。

    这一片园林是杨特红的地盘,他种的花花草草很特别,也不像墨尚同那样开辟了专门的田垄,就是将这些作物的种子混散,让它们以近乎自然的方式生长。

    墨尚同在做实验,杨老头也在做实验。在欢想实业买下的那三百平方公里土地中,只有五十平多方公里的区域适合开辟成现代农庄。而在北索河两岸,两个雨季之间还有大片野地露出水面,华真行的计划便是散播一些作物让其自然生长。

    他们在规划中要种植最多的作物将是木薯,棕榈庄园里却没有搞实验,因为没那个必要,木薯在当地早有人种植多年,甚至已有不少野外植株。

    棚亭被瓜果绿植环绕,外面正下着雨,柯孟朝坐在王丰收的对面,杨特红与墨尚同很随意地坐在两旁,看似就是闲聊的场面。

    听见王丰收的反问,柯孟朝的神情变得有些严肃:“既然这么说,请问你手中可掌握了洛克本人的任何罪证?”

    王丰收微微一怔:“那倒没有,可是,可是……”

    柯孟朝截住话头道:“可是以洛克的身份,真想找他的罪证还不简单吗,他可是黄金帮的幕后老大,而黄金帮是非索港势力最大的黑帮之一,占据了贸易区这么好的地盘。你想说的就是这些,对吗?我也不能说你想错了,但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挨揍吗?”

    王丰收右眼下方还带着淤青呢,乍看上去就像是半边熊猫眼,那是昨夜被华真行一拳揍的。他又低下头道:“因为仝恕的事,我以芮宁宣的身份、北港货运的名义收买了仝恕,让他提供巡逻队的布防图也就罢了,还让他去暗杀我。

    我知道人性经不起考验,很多人不犯错是因为没有犯错的机会,或者是诱惑还不够大。刚开始仝恕并没有答应出卖巡逻队,后来我把价码抬得那么高,为了让他相信,还加了刺杀我王丰收的条件,他终于点头了,然后把自己送上了死路。

    他本可以不死的,还可以安安心心在新联盟当巡逻队员,或者我只让他提供布防图,不要多此一举让他去刺杀谁。他们动手的时候,我心中也很愧疚,所以后来根本就没有反抗,让小师弟他们出口气也好。”

    在柯夫子等三位老师面前,王丰收还是很老实的,认真地地剖析了自己的行为,做了一番自我检讨。杨特红闻言却冲柯孟朝道:“我都想揍他了!”

    墨尚同也冷哼道:“一巴掌拍死算了!”

    柯孟朝抬起了巴掌,就像要把王丰收拍死的架式,虽然没有真的拍下来,也把王丰收给吓了一哆嗦,赶紧问道:“三位老师,我刚才说错什么了吗?”

    柯夫子深吸一口气,很明显是生气了,以他的涵养尚且表现地这么明显,那就说明是真的非常生气!他缓缓道:“你说得好像没什么错,几乎每一句话都挑不出毛病。就像一张好筛子,没漏洞也没坏,但全是窟窿眼。

    你是一名修士,我们几个教你的可不仅仅是术法,而是自身的修行。人性经不起考验,那你是怎么修炼到四境的?刚才那些话,又是谁告诉你的道理,不是我们吧?

    每个人每天都在经受考验,人的一生要经历几乎无数次考验!大多数人都曾动过一些念头、想做一些事情,但也清楚那是自己不该去做的,难道每个人都会成为仝恕吗?

    告诉我,你会吗?墨老说一巴掌拍死你算了,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只要有人愿意出足够的代价,让你来干掉我,你也会点头的,是吗?假如是那样,我不如现在就一巴掌拍死你!

    人们都难免犯错,犯错就会付出代价,因此我们不要随便去考验人性、引诱他人犯错,让他们付出本不必付出的代价。这个道理是对的,所以我说你刚才的话挑不出毛病。

    但是在收买仝恕这件事情上,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别忘了你当时的身份是芮宁宣、别忘了那些人本来就想抢劫矿金,在敌对的战场上,收买情报是很常见的事情。

    难道没有芮宁宣这个渠道,那些人就不会想别的办法收买情报吗?这件事你没做错,只是做得还不够好,不够好则是另外的问题。

    仝恕这个人该死,哪怕只是出卖了巡逻队的布防图、哪怕要的钱并不多,他也该死。因为那会导致很多巡逻队员送命,他很清楚这个后果。你并没有逼迫他,是他自己选择被收买的。

    错误和错误不同,有些错误可以原谅,有些错误要接受惩罚但还有改正的机会,有些错误则是无可挽回,这就是界限和底限。连洛克都懂的道理,难道你还不懂吗?”

    王丰收抬头道:“您老知道金典行里发生了什么,连洛克和枪神的谈话都听见了?”

    杨特红:“废话!”

    墨尚同:“别插嘴!”

    王丰收又低下了头,柯孟朝继续问道:“收买仝恕这件事,你没有错;他的人性经不起考验,也不是你的错。而我刚才问的是,你为什么会挨揍?你的答案错了,我很了解小华,他绝不会因为这种事和你动手,而李敬直甚至会很感谢你。”

    王丰收纳闷道:“难道是他们是揍错了?我也不是这个意思,还是请您老告诉我吧。” 首发小说 ω ω ω.J d 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