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网 > 欢想世界 > 116、胸有竹

116、胸有竹

作者:徐公子胜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昨天到达山谷的时间太晚,华真行并没有仔细查探这一带,尽忙吃的了。今天趁着鲜笋还在鸭汤里炖着、叫化野鸡刚刚埋进火堆的工夫,先把这座山丘周边的情况弄清楚。

    放飞木鹊记录高空的各种气候数据,俯瞰整座山谷,方圆一公里内还可以超低空飞行,查看湖面以及各种草木。

    仿佛已化身飞鸟的感觉,在这个风光瑰丽之处,木鹊时而盘旋、时而悬停,“春容丹研制系统”提示他又发现了一种春容丹的原材料——

    发现春容丹基础原料之一:白母膏

    特性:调经活血、解毒散淤、滋阴养宫、明目宁神、美护容颜,冬药。

    采制之法:取高山祖茶之果桃炼制。其花期自秋仲至春仲,其果期自秋末至春末,数百年古树之果变异为桃,初时色红、有鳞皮,待鳞皮脱落、状如白桃,始熟可食。

    自冬至后一月内采取纯白饱满之桃,鲜果不可久存。品其物性粹炼益气精华,得乳色清膏,状如凝脂,嫩腻滑润,清香宜人。可外敷养容颜、内服调补气血,孕期忌内服,男性忌用。

    炼药之法:暂缺。

    假如华真行生活在东国亚热带地区的乡下,他可能会见过一种叫茶泡的东西,就是油茶树的果实变异膨大,长成了白色桃状,可以吃。

    他在这里见到的药材就是一种茶泡,但不是长在油茶树上的,而是此地发现的一种高山祖茶树上的。它是一种高大的乔木,在这个与世隔绝之地,很多树已生长了数百上千年。

    它们从秋天开始开花,总花期可以一直延续到来年春天,花期一个月后就是果期,果期也从秋末一直延续到来年春末。也就是说有半年的时间,它们会持续不断地开花结果。

    但是合适入药的白色茶桃,只在冬至后一月内采取,先加工成白母膏。看系统的介绍,白母膏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好的养颜护肤品,但不适合男性使用,可能会导致内分泌方面的问题吧。

    尽管炼药之法“暂缺”,但华真行可以先加工出白母膏啊,送给曼曼用也挺不错的,还能当成礼物奖励或者送给其他人,比如欢想实业的一些高层,哪怕男性自己用不着,可以拿给亲近的女性用嘛!

    可惜现在时间有点早,还没有到采制白母膏的时候

    春容丹的原材料中包含春、夏、秋、冬、中五类,迄今为止他已发现了春药不死芯、夏药砂生珠、秋药金节花,以及中药续脉胶,此刻终于又发现了一味冬药白母膏,总算将类别收集完整。

    华真行不禁有了一个想法,这几味原材料中有好几种都是可以单独炼制成灵药的,尤其续脉胶更是百搭。那么在正式炼制春容丹之前,能否利用已发现的材料制成另一种灵药呢?或许有春容丹的部分效果,或许另有灵效。

    白母膏还没有到合适的采制时间,华真行暂时只是记录了下来。他此刻最关心的还是竹子,虽然箬竹叶可以做叫化鸡,湟竹笋的味道更鲜嫩,但粗毛竹无疑更有实用价值。

    竹子是一种非常好的材料,可以制作各种日用品,也能在很多场合取代木材。其质地致密坚韧,更难得的是竹子的生长速度很快,每年将老竹砍去,马上就有新竹生长出来,只要保持合适的节奏与采伐量,几乎取用不尽。

    非索港工业基础极为薄弱,物资非常匮乏,而日常生活中的大多数用于装载的器物都可以竹制。世界上很多发达地区已经开始注意减用塑料包装材料了,但在非索港,连生产塑料的石化产业都没有,假如能推广竹制品,从一开始就很环保啊!

    至于竹艺,华真行并不担心,墨大爷肯定都会,能教出一批人,还可以研制出各种机加工技术。很多技术其实也不用重新研发,东国都有现成的。

    复合竹材可以加工地板、打造各种家具,就连边角废料都可以当造纸原料,能节约大量木材,而非索港还没有一家正经的造纸厂呢。

    这片山谷中竹林的面积不小,从高处俯瞰,仅仅是毛竹林,大致估算一下也有好几平方公里,总计至少有数百万株。但是这一带的竹子很难开发利用,因为交通不便、人迹罕至。

    至于山外的大片原野,每年的降水期太过集中,有明显的大旱季与小旱季,尤其是大旱季几乎长达半年,当然不适合竹子生长。这世上大部分竹子,都适合生长在温暖湿润的地方,主要是降水较多但又不会经常被积水淹没的地域。

    华真行在设想一种可能,假如等到北索河流域改造工程彻底完成,上游的水库也修建好了,小流域气候或许也会有所改变,库区周围的大片山地可能会适合种植竹子。

    这个设想能否成为事实,华真行并不敢肯定,就连超算模拟也不能保证结果准确,只能到时候再验证。

    假如这个设想真能实现,那么下一步打造真行邦、在北部荒原中央地带改造出流域面积更大的真行河,说不定可以种植更大规模的竹林,用本地的竹种就可以。

    华真行畅想着远景,感官也随着木鹊飞向远方。通过木鹊他突然发现,西边的高崖方向飞来一只大鸟,似展开双翼平移着浮空而行,看鸟身居然像一个人的轮廓。

    正在诧异间,他的“视野”消失了,因为失去了与木鹊之间的神识联系。

    华真行操控木鹊最远的距离大约是一公里,在开阔地带这一公里指的是直线,假如有大型障碍物阻挡,那么这一公里就是曲线,神识就像一根看不见的线与木鹊相连。

    但是到达极限距离之后,他就得操控木鹊往回飞,否则会断了联系。华真行方才有点走神,想尽量操控木鹊飞得更远一些、将那只大鸟看得更清楚一点,结果将木鹊飞丢了,也可能是山崖下那一带的风太大。

    被群山围绕的谷地中也会有风吗?当然有,尤其是在早晚温度变化较大时,剧烈的空气对流会沿着山坡形成切面风,有时也会沿着峡谷的方向吹过横风。刚才华真行就感应到了那边的风很大,而那只大鸟的飞行姿态非常奇怪。

    好不容易削成的木鹊当然不能就这么丢了,华真行提棍下山,穿过竹林和树丛前去寻找。他知道木鹊“失联”的地点,只要到了那附近,用神识搜索便会有感应,想找回来并不难。

    华真行到了大概的地点,找了半天却没找到。木鹊当时是向西飞的,他又往西边走了很远,已经离开树丛来到生长着低矮草甸的高坡上,前方不远是就是耸立的悬崖,周边已是一览无余,可是还没有看见木鹊。

    难道木鹊是被风卷走了,还在天上飞?他下意识地向着上空展开了神识,突然有了感应,木鹊居然就悬停在空中!他抬头一看,瞬间就愣住了。

    空中站着一个人,是一位中年男子,穿着黑色的风衣,看模样不是本地土著,白皮肤、高鼻梁、蓝眼珠、金色的头发。他就那么凌空而立,手中拿着华真行丢失的木鹊,背后却展开一对白色的羽翼,左右翼展加起来差不多有五米长。

    原来华真行刚才看见的不是什么大鸟,就是这个人!此人居然有这么大的一对翅膀,眼睛能看见,神识中这对翅膀却并不存在,也不知是什么样的神通术法。

    中年男子在空中并没有扇动双翼,就这么悬空展开,假如换成当地土著见了,说不定会当场跪地祈祷。华真行倒没有那样的反应,他只是吓了一跳,随即放声问道:“你是谁?”

    那人缓缓的从空中飘落,背后的羽翼收拢消失,仿佛并不存在,而刚才所见只是幻觉。他面无表情地答道:“东国人,他们都叫你华,对吗?你可以叫我弗里克。”

    华真行下意识地后退两步道:“你认识我?”

    弗里克:“是的,我知道你,你是阿瓦吉的学徒。”

    华真行:“我不认识叫什么阿瓦吉的人。”

    弗里克:“哦,他在非索港换了一个名字,叫洛克,这下想起来了吗?”

    华真行:“我确实认识一位洛克先生,但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洛克,而且我也不是他的学徒。”

    弗里克一弹指,身边就出现了一个人。假如换个人还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华真行却清楚这应该是术法制造的幻影,正是洛克的样子,只是比他本人年轻一些。

    弗里克看着手中的木鹊又问道:“你刚才就是通过这只傀鸟发现了我?”

    华真行:“是的。”

    弗里克冷笑道:“傀眼术拙劣的抄袭!是阿瓦吉教你的吧?”

    华真行摇头道:“这不是洛克先生教我的,是一种更高明的手法,请你说话注意措词!”

    他听见这话感觉很不高兴,木鹊术是墨大爷教的,比纸飞机更高明,而且墨大爷可不是和洛克学的,事实恰恰相反,洛克又从华真行这里学会了木鹊术。

    弗里克随手一扔,那只木鹊就分解成碎片,然后无声无息的化为粉末飘散。 首发小说 ω ω ω.J d 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