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网 > 欢想世界 > 124、抽丝剥茧

124、抽丝剥茧

作者:徐公子胜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洛克,你认识这个姓氏吗?”

    华真行返回非索港的第二天,就约了洛克在杂货铺见面,他将一张白纸从石桌上推到洛克面前,纸上写着“Dieseb?ume”。

    洛克的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嘴唇都在微微发颤,过了好半天才说道:“我认识,它就是我的老师的姓氏……”

    华真行:“这个姓氏很少见啊!”

    洛克的神情恍惚道:“这是以前的汉森文拼法,我的老师出身于历史悠久的道森家族。”

    华真行:“我从来没听你说过汉森语,原来也很精通啊。既然认识这个姓氏,那么你认识这三个徽记吗?”说着话他拿起笔,在白纸上画了略有区别的三个徽章标记。

    洛克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手指着那张白纸,从肩膀到指尖都在发抖,情绪显然有点失控,假如对面坐的不是华真行,他说不定都要出手了。

    只听他颤声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三个徽章的?”

    华真行不紧不慢道:“很无聊的贵族徽章学,也不是什么机密,想查还是能查到的。你先告诉我,你知道什么,然后我再告诉你,我发现了什么。保持冷静,不要激动,这里是绝对安全的!”

    洛克又重新坐下了,双手紧紧的摁住桌面,眼睛盯着那张白纸道:“这是三个古老家族的徽章,他们拥有共同的祖先,分别是道森、路森、陌森家族……”

    看来洛克曾经接受过徽章学教育,但他接受的这方面信息,显然是已被篡改后的历史,内容与华真行在网上查到的资料一致。

    他说完之后,华真行又画了一个徽章问道:“这个徽章你认识吗?”

    洛克摇头道:“跟那三个徽章很像,但是我没见过。”

    华真行又递过去一个文件夹:“看来你受的历史教育有很大的问题,这个徽章是属于福根家族的。”

    洛克看完这份资料后既惊讶又茫然,抬头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知道福根基金会,但我完全不知道福根家族以及这段历史。”

    华真行又取出一枚戒指放在了桌子上:“那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洛克腾地一下几乎是跳了起来,就像突然看见了一条毒蛇,惨白的脸色瞬间涨红道:“它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华真行:“我拣的!先告诉我这是什么,我再告诉你是怎么回事。按你刚才的说法,这戒面上应该是路森家族的徽记。”

    洛克做了几个深呼吸才开口道:“这是路森家族的家主信物,我的老师道森先生也有一枚同样的戒指,只是徽记不同。”

    华真行:“那枚戒指如今在哪里?”

    洛克:“他遇难前交给我了,但我现在没带在身上,存在晦丰银行的保险柜里。”

    华真行:“路森家族现任家主叫什么名字?”

    洛克喃喃道:“弗里克。”说话时他的眼睛仿佛失去了焦距,似乎在回忆一场噩梦。

    华真行:“听上去你很害怕这个人,现在不用再担心了,这个人已经死了。戒指是在一具尸体的手上发现的,此人死在非索港西边的深山中,看来他的名字就叫弗里克-路森。”

    洛克呼吸急促道:“那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怎么死的?”

    华真行耸肩道:“谁知道呢!深山荒野充满凶险,他可能是遇害了,这种事太常见了,也可能是受伤或者中毒了,这种情况也不稀奇。是搞勘探考察的人遇到了他,尸体已经处理掉了,这枚戒指是他的遗物。”

    洛克失声惊呼道:“这不可能!弗里克的强大超出想象,他怎么可能会意外身亡?”

    华真行:“这世上有很多不可能,比如违反自然规律,但是不包括这种事。再强大的人也有弱点,就算他是一名高阶修士,神术修炼本身就有很多风险,搞不好自己都能把自己弄死,他毕竟是人不是神。他或许是死于自身的原因,或许是大意了。”

    洛克的声音有点发哑:“也有可能是别的人戴着他的戒指。”

    华真行:“我这里有一张照片,你看看有印象吗?”

    华真行打开手机出示了一张照片,其实就是他自己拍的,没有拍弗里克胸前的伤口,只有他死后的面容。

    洛克死死盯着手机屏幕,牙关紧咬,腮邦子上的筋都凸起来了,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指节都白了。就这么过了大约十几秒钟,这股力量突然又泄了下去,他颓然坐在石凳上,低头以双手捂住脸,发出了一阵怪异的哭笑声。

    是的,这是声音既像哭又像笑,或者一开始是笑后来又变成了哭泣,脸被双手捂住声音有些压抑,却带着一股释放的感觉。

    华真行暂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他今天没有一次把所知道的信息都抛出来,而是抽丝剥茧般一点点披露。

    洛克的心理防线果然坚固,到现在都没有主动谈当年的事情,但看此刻的反应,估计火候已经差不多了。

    今天凌晨,三个老头已经叮嘱了华真行一番,要他在洛克面前注意说话的分寸与火候,而具体的细节,则是华真行自己的临场发挥。

    过了好几分钟,洛克终于擦干了眼泪,再度抬头道:“华,很抱歉,我有点失控。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华真行:“我正等着你说呢!”

    洛克的真名叫阿瓦吉,他的老师是道森家族的家主,人们都尊敬的称其为道森先生。洛克自幼所知的情况,刚才已经讲过了。

    据他所知,道森、路森、陌森是三个历史悠久的家族,拥有共同的祖先,后来还共同设立了一个家族基金,就是福根基金会。

    洛克自少年时就跟随道森先生学习,道森先生起初是一位四级神术师,后来晋升为五级。洛克天资聪慧,颇受道森先生的喜爱,他二十岁出头就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见习神术师。

    福根基金会的背后其实是一个修士团体,称为福根修士会也许更恰当。在这个团体中,修为最高的是路森家族的家主弗里克。想当年洛克逃离时,弗里克就已经是一名六级大神术师,如今也不清楚其修为是否又有精进。

    洛克十六岁那年成为了道森先生的学徒,认识了弗里克的女儿连娜。连娜比弗里克小两岁,接触久了互相之间便有了好感,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别看洛克现在没剩几根头发,但当年还是很英俊的,而且在福根修士会那一批学徒中也是最出色的。

    洛克始终都有些自卑,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远远配不上连娜。但连娜对此好像并不在意,经常鼓励他、暗示他,两人终于私下里开始交往。

    在他十九岁的那一年,两人在野外树木间的软草地上,享受了人生中第一次美妙的时光……哪怕现在回想,那幸福的感觉仍令人浑身起电啊。

    连娜也担心父亲不会同意她与弗里克的事,两人只是私下里秘密交往,而且当时连娜的年纪还小,很多事情也不必太着急。

    洛克则在连娜面前发誓,他一定要成为正式的神术师,然后再成为一位大神术师,只有那样才能配得上连娜的身份,而弗里克也不会再反对他们的关系。多么美好的少年情怀啊,既冲动又励志!

    这样的美好时光又度过了三年,洛克二十二岁了,以小说语言形容,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神术三级巅峰。老师道森先生告诉他,他有希望突破四级,即将成为一名正式的神术师,而道森先生自己也到了突破六级的关口,即将成为一名大神术师。

    可是变故突如其来,就在某天夜里,洛克照例又收到了连娜发送的纸飞机,但上面的内容却不是情话,而是用只有两人才能看懂的密语通知他立刻逃走,不能犹豫也不要信任身边的任何人,尤其是防备路森和陌森家族的所有人。

    洛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信任连娜,立刻收拾东西就离开了住所。他刚刚离开,路森和陌森家族的成员就袭击了道森家族的驻地,发生了一场激战。

    洛克在逃走的路上也受到了袭击,路森家族家主波利的儿子薄恩带着另外两个人把他拦住了。这三人在驻地外围负责警戒、防止有漏网之鱼逃脱。洛克拼命爆发突破拦截逃走,但也被薄恩打伤了。

    逃离途中遭遇了拦截,洛克才知道是路森和陌森两个家族已联手袭击道森家族,连娜可能事先听到了风声,才会临时给他示警。

    弗里克当时在战场上空掠阵以防发生意外情况,并及时救护自己的下属。道森先生的神术修为,比平日展现得要更加强大,虽然最终被击杀,但也成功将大批袭击者缠住了。事后打扫战场,弗里克并没有找到洛克,然后才听说了洛克已逃走的消息。

    这一切是为什么,洛克并不知道。可能是为了争夺对福根基金会的掌控权,那是超出普通人想象的巨大财富,或者是因为道森先生已很有希望成为大神术师,这是弗里克所不愿意看到的。

    后来洛克看见了公开的报道,道森先生以及他的随从们都死于一次意外的事故,甚至连阿瓦吉的名字都出现在遇难者的名单中。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洛克逃走后辗转去了好几个地方,尽管他已经非常小心,但还是有两次差点就送命了,都是因为他试图联络连娜或者调查当年的事件真相。最后他隐姓埋名来到了非索港,成为了黄金帮的幕后老大……

    他的暗伤一直没有痊愈,不仅是被薄恩打伤的,也是因为当初突围时拼死爆发,过度运用神术力量而伤了生机本源。

    这些年洛克的修为没有寸进,始终还是一名见习神术师,倒是纸飞机越玩越精了。直至他遇见了华真行,这才彻底治好了暗伤,有望成为一名正式的神术师。

    这就是洛克讲述的经历,华真行听完后却皱眉道:“你难道没有觉得,有什么事情解释不通吗?你刚才说道森先生在遇难前将自己的戒指给了你,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说话时华真行就盯着洛克的眼睛,似乎想看出什么。洛克低下头道:“就在发生变故的前两天,老师找到了我,不仅给了我他的戒指,还给了我一本书,要我好好保存,又说了一番很奇怪的话。

    老师说他即将成为一名大神术师,但这种事情谁都没有绝对的把握,假如他在这个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我就带着东西立刻离开,不要告诉任何人、也不要再和任何人联系,除非将来成为一名大神术师,否则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我当时问他为什么,他却不肯解释清楚,只说是为了以防万一,还说但愿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他也许是多心了。现在看来,他也许早就预料到了什么。

    我当时也是莫名其妙,但按照老师的要求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所以在收到了连娜的消息时,我的反应才会那么快,想法是先走再说,然后再设法和老师联系……”

    华真行突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洛克,你原来的名字叫阿瓦吉,今年才三十二岁,可是样子有点显老啊,我还以为你三十四了。”

    洛克不知如何作答,华真行又接着道:“你最近变年轻了,脑门上都长出新发茬了。”

    洛克如今明显谢顶了,形容看上去别说三十四岁,至少也有四十三啊,但是最近气色却是越来越好,脑门上也长出了金色的细发茬,看上去有点毛茸茸的。

    洛克有些尴尬道:“那要多谢您教我养元术,并帮我治好了暗伤……您为什么要说这些呢?”

    华真行却答非所问道:“我还想问一下,你姓什么,父母是谁?”

    洛克:“我的父母只是普通的农夫,都已经去世了。我姓詹森,原名叫阿瓦吉-詹森。”

    华真行又取出一个盒子递过去道:“这里有一份出生证明,也是在弗里克的遗体上找到的。这份出生证明很特别,还附有新生儿左脚的脚模和右手的全指纹。

    这个新生儿和你同名,叫阿瓦吉·福根,今年应该三十四岁了,比你大两岁。洛克,你的个子并不算太高,可是五、六岁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要比同龄人高一截?” 首发小说 ω ω ω.J d 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