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网 > 全球刷怪 > 八月份更新预告

八月份更新预告

作者:吹个大气球9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快!跟上!”

    凌晨四点,东区三号楼的特勤处总部,一阵慌乱的脚步声急促冲入审讯中心,数百个特勤队员从里到外穿着全套的防具,不但8个本命灵能装备的装备位全都填满,身上的多功能防火防爆防寒防电制服,更是海狮城最新从东华国进口的顶级单兵装备,号称上了战场被死亡暴击轰到一下都能留下全尸的那种,除此之外,每个人身上都还加持着一层玄光盾护盾和霸体光环,可谓真正意义上的武装到了头发。

    像这样的队伍,海狮城一共只有两支,一支的李光明的侍卫队,但总人数只有30人而已,还有一支,就是眼前这支总编制为302人的“海狮城最高特别紧急事务防卫队”,简称“海狮城防卫队”,类比的话,如果说由熊猫、篮子、壮壮他们一群人组成的海狮城玄秘职业联赛国家队,是海狮城的门面担当,那么这支“海狮城防卫队”,才是海狮城真正意义上的里子。

    入队的每个人,实力最低的也是钻石级猎魔师,随便拎出来一个,都能跟熊猫单挑,而且熊猫未必真能打得过他们,队伍分成6组,队长全都是星耀级,以及副总队长和总队长,均为王者级。

    要维持这样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每年光工资上的开支,就是一个极其吓人的数字,但这样的付出,也是值得的。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支队伍的存在,海狮城才得以在一定程度上,仍然保留了目前名义上的独立自主——没错,只需要三百个熊猫,一个政权差不多就稳了。全球总数不超过50万人的钻石级猎魔师,就是这么珍贵!

    而此时此刻,这三百个熊猫,是三百个特种兵大佬,各个全都面带紧张。

    重伤快死的陈武和康之福,在他们无比惊诧的目光中,被从审讯室里抬出来,徐震一脸被吓坏的样子,跟着医疗队撤离。海狮城特勤处处长、海狮城风纪处处长、海狮城北城守卫军团团长,三大高手联手,居然被打残两个,打傻一个,只有姜华中将不顾风险,为了海狮城人民的安危,还在审讯室里那个危险的暴徒抗争。

    审讯室里的那个敌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荷枪实弹的士兵们,屏气凝神地守在审讯中心的出口外,16挺装有双重混合元素弹的机枪,从各个角度对准出口。更往后的地方,甚至还有两架装了死亡暴击弹的狙击枪,持枪的狙击手趴在角落里,里头的人还没出来,浑身就就已经湿透,手心满是汗水。

    太慌了。

    真的。

    听说是能和魏关山单挑还不落下风的存在,是王神机的好朋友,而且还大言不惭地看不起看不起肘子,号称海狮城城草。狗日的,海狮城哪年出过这么帅的人物?

    真要是海狮城户口,老子愿意叫他爸爸好吧!

    肩上扛着少校军衔的狙击手心里很没出息地想着,就在审讯中心的工作人员在一片仓皇的气氛中被驱离现场,现场环境越来越压抑的时候,审讯中心的审讯区出入口深处,慢慢传来了两个脚步声。一个脚步声豪迈有力,另一个脚步声,假装豪迈有力。

    耿江岳和姜华肩并肩从通道中走出。

    所有的特战队员见到两人,眼神顿时全都一变,齐刷刷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姜总长身边的那个年轻人,时不时年轻得太过分了?

    而且更过分的是,居然穿的还是白银猎魔师的制服!

    干嘛?扮猪吃老虎装逼吗?!

    耿江岳看着面前巨大的阵仗,眼里微微一亮,转头问姜华道:“大佬,几个意思啊?”

    姜华还在死撑,脸色发青地说道:“只是为了防止你不配合,做的一点小准备。”

    耿江岳笑了笑,假装自己好像能杀人跟杀怪一样轻松,半点不漏痕迹地坚持装逼道:“确实只能算一点小准备,我跟魏关山单挑之前,顺手还干死了千把只幻灵界生物,想靠这群人打赢我,我看再翻两番也是送人头。其实真的没必要的,这么晚出勤又要给加班费,太浪费海狮城老百姓交的税了。”

    特战队员们闻言,脸色立马就又不好看了。

    姜华自然也不高兴被人装得无言以对,又不敢真的下命令让特战队员们开枪,这种环境下子弹不长眼,万一耿江岳拿他当人肉盾牌,到时候他死了算谁的锅?

    当然算谁的都不行!

    人都特么死了,再研究锅扔给谁还有鸡毛的意义!

    他特么又不是李俊国!

    “耿江岳,我最后再问一次,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姜华拉着脸,艰难地维持着他中将的尊严,“我可以给你最后一次坦白的机会。”

    耿江岳正色道:“不需要,谢谢姜总长。没杀人就是没杀人,该交代的我已经全都交代了,没什么需要继续坦白的。如果非要说的话,那我只说三句。

    第一,李俊国确实不是我杀的,我要是说谎,就诅咒我最热爱的祖国原地爆炸。第二,你们找我问了半天,无凭无据,但非要关押我,出于对海狮城宪法的尊重,我愿意无条件配合你们,但我保留有朝一日追究案件相关责任人责任的权利。第三,魏关山真的打不过我,王神机真的不是干爹。我说完了,姜总长,请吧。”

    耿江岳双手平举,反客为主地做出了求手铐的欠抽动作。

    姜华在全场懵逼的目光下,气得身体发抖手发冷,哼了一声,沉声道:“警务总署监狱今天的值班主任是谁?”

    “到!”一个中年人战战兢兢从人群里走出来。

    姜华命令道:“铐走!”

    那中年人急忙拿出随身携带的手铐,抬头看耿江岳一眼,不由自主地用很轻的声音说了句得罪,然后才心惊肉跳地铐住了耿江岳的双手。

    手铐咔的一声响起的刹那,整个房间里,三百多号海狮城的武装精英,齐刷刷松了口气。

    太危险了。

    宝宝们差点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被戴上手铐的耿江岳,在几十号人前后左右的押送下进了电梯。

    电梯一路往下,半分钟后,在3号楼地下三层打开。刚从电梯里出来,边上的另外一部电梯也同时打开。马依依被两名女警押送着,见到耿江岳,顿时就来了劲头,忙道:“小岳,你不用怕,我已经叫了律师了!他们没有证据,我们很快就能出去的!”

    耿江岳好奇道:“这种案子也有人敢接?”

    马依依道:“你不懂男人,那些色批为了老娘连命都敢不要。”

    耿江岳叹道:“我草,都是真爱啊”

    一群被无视的狱警听得好无语,又不敢像对待普通犯人那样对待耿江岳和马依依,只能任由两个人像平常聊天那样,甚至恨不能再来包瓜子似的,边扯边往监狱区方向走。

    “李俊国真的死了啊?”

    “嗯,死得透透的,脑袋后面被扎了一刀,死了以后还被鞭尸了,脑浆子流了一地。”

    “谁干的?”马依依脸上万分惊喜。

    耿江岳呵呵笑道:“反正不是我,不过鞭尸确实是你干的,他脸上好多鞋印,赖都赖不掉。”

    “啊那怎么办啊?”马依依露出焦急的神色。

    耿江岳问道:“鞭尸要判刑吗?”

    马依依道:“应该不用吧,最多治安拘留就差不多了,不过大宝和小宝还在等我回去呢,你刚才出门的时候,大宝睡觉前刷牙了吗?”

    “好像没有”

    “诶!这孩子,我就知道我一不在他身边就要偷懒!”

    身后一群狱警:“”

    穿过一道又一道铁门,经过一层又一层守卫,在总监区大门前,耿江岳和马依依各自按了手印,终于走进了海狮城监狱的大门。大门左右,各是通向男女监区的门。

    分开之前,耿江岳又突然开口:“等一下!”

    押送耿江岳的监狱长又不耐烦又敢怒不敢言地皱眉道:“又怎么了?”

    耿江岳一指马依依,说道:“她的灵力被封锁了。”

    监狱长冷笑道:“每一个进来的人,灵力都会被封锁。”

    耿江岳直接拉下了脸:“她现在是嫌疑人,不是罪犯,还有,你特么这么牛逼,怎么不封我试试?”

    监狱长盯着耿江岳看了几秒,内心泛起强烈的屈辱和愤恨,恨不能把耿江岳一巴掌呼倒在地然后踩上两万脚活活把他踩死,然而意淫并不能解决问题,监狱长脑子里一连串的动画场面闪现完毕后,终于还是拳头一握,牙一咬,喝道:“找人过来给马小姐解封!”

    边上一个小狱警,急急忙忙跑出去。

    监狱长看着耿江岳问道:“满意了?能走了?”

    耿江岳摇摇头,道:“我得亲眼看到,事情什么时候办完,我就什么时候走。”

    监狱长不爽却也毫无办法地哼了一声。大仇得报的马依依见状,心里愉快得很,给耿江岳抛个媚眼,哈哈笑道:“哎呀,小岳岳好霸气!”

    纯情小处男有点吃不消已婚妇女的挑逗,咳嗽一声,又大咧咧打开腕表,现场给老妈发语音:“妈,我被傻逼冤枉坐牢了,过几天就出来,你在家里别跟楚楚吵架啊。小朋友的妈妈现在在我身边,大嫂,要不要跟你儿子说两句话?”

    “好啊!”马依依连忙大喊,“承业!妈妈过几天就回家!你照顾好弟弟啊!你自己也要好好吃饭知道吗?不要叫快乐多的快餐,不营养的,每天要记得多喝牛奶,西伯语和钢琴课不要落下,妈妈回来要检查的!还有,晚上睡觉前一定要刷牙!不然蛀牙很痛的!好习惯养成了就不能再丢掉了,男子汉一定要说到做到,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狱长!”马依依正说得停不下来,身后忽然响起刚刚跑出去的狱警的声音。

    徐震跟着那狱警走进来,看了眼耿江岳,然后才走到马依依跟前,手中亮起白光,轻轻弹射进马依依的身体。马依依只感觉浑身一松,体内的灵力又顺利运转起来,然后直接无视徐震,大声问耿江岳道:“发出去了吗?”

    “嗯。”耿江岳一点头,不得不夸一句,猎魔师工会的产品就是牛逼,在地下三层的监狱里都还信号满格。监狱长有心想把耿江岳的腕表没收,所以他就使劲想。

    耿江岳盯着腕表,过了片刻,转头又对马依依说道:“应该是睡了,都快五点了,你的灵力能用了吗?”

    马依依眼里闪过一丝担忧,轻轻点了点头:“嗯。”

    耿江岳咧咧嘴,手里有挂,心里不慌地说道:“先休息吧。”

    马依依应了一声,便被两个女警带进了女监区。

    耿江岳又转过头,对徐震和监狱长道:“麻烦你们再转告一下相关人员,我家里头要是有谁出事了,不管谁出事,我保证有些人家里肯定也会有人要出事。这个时候,大家最好都稍微克制一下情绪,以免造成超出个人心理承受能力的损失。

    还有,我爸是八年前北城停电的时候死的,如果有人觉得今晚上的案子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的话——我这个人不喜欢跟人结怨结仇,冤冤相报,没完没了。而且杀人全家也不可能让我爸再活过来,这件事,我希望就到此为止。某些人可以继续当他的天王老子,我也继续过我的太平日子,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监狱长和徐震对视一眼,眼里满是是震惊。

    耿江岳问道:“这话能带到吗?”

    徐震反应过来,马上道:“我会亲自去说。”

    耿江岳一点头:“麻烦团长了。”

    说完,转头看看监狱长。

    监狱长一抬手:“请。”

    在两名狱警和监狱长的亲自押送下,耿江岳朝监狱的深处走去。

    徐震则急急忙忙转身,慌张往监狱外跑。

    几分钟后,耿江岳被进一个单独的小监室,狱警恭恭敬敬地开了门,甚至朝耿江岳鞠了一躬。耿江岳笑了笑,淡淡然走了进去。

    在监室硬床板上坐下来的那一刻,他微微呼出了一口气。

    无敌,真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