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网 > 秦墨徐嫣 > 第1562章 帝王相

第1562章 帝王相

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最快更新秦墨徐嫣 !

    宽恕?

    意思她犯错了?

    并不是发现自己被骗了?

    秦墨眼珠子快速的一转。

    论及这二年骗人咳,论及秦墨反应的能力,自然是快的。

    看到王阿婆这么跪下来,秦墨那紧绷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立马从一开始难堪的笑意,变成了板着脸,一副煞有生气的样子。

    只要对方先道歉,那么一定是对方的错,自己就有道理,这便是秦墨的道理。

    而此时。

    全场肃穆安静。

    上菜的小二,愣在原地,手中的盘子摔在地上,正在柜台上算账的掌柜的,停下了敲打键盘的手,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而人满为患的大厅里

    大家的手都悬浮在半空中,手里的筷子还夹着饭菜,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张大嘴,震惊的看着王阿婆下跪的身姿。

    啪!

    王教官抽了自己一巴掌。

    这是真的

    在秦墨这桌吃饭的数十人,全都茫然无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王阿婆就在他们面前,这位在秦帝国颇有资历的老太太,竟然给人下跪了!!

    这在数百年来,还从未发生过。

    上一次,追溯到王阿婆下跪的时候,那都到了面见秦帝的时候了。

    全场寂静无声。

    安静的着实有些可怕。

    饭店门口养着的金丝雀,都察觉到了异样,停止了吱吱的叫声。

    而此时,秦墨已然端起了一个态度。

    他并没让王阿婆起来,而是皱眉严肃的看着她,“你错哪儿了?”

    王阿婆艰难的露出一个笑脸,眉头上的皱纹拧巴成了一团。

    “我错错在看花了眼,不该让秦先生您多喝那碗汤。”王阿婆结巴的说,“还请秦先生宽恕。”

    说着,王阿婆向两个侍卫挥挥手。

    两个站在她身后的侍卫,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恭敬的放在了秦墨身旁,顿时这些礼盒,垒起来差不多和坐着的秦墨平齐。

    秦墨快速思索着。

    这么看来,王阿婆还蒙在鼓里,至于她为何来道歉,或许怕丢了这铁饭碗?

    在路上的时候,秦墨也打听了很多关于秦帝国的事,要是秦帝国最好的工作,自然就是吃王朝的皇粮,这么一想,王阿婆这些举动,倒是不足为奇。

    “王阿婆,您起来吧!”

    秦墨走过去,将她搀扶起来,身旁的人赶忙给让了一把椅子,她诚惶诚恐的坐了下来。

    四周的窃窃议论声,都不由响了起来。

    “这人谁啊!真厉害!”

    “我的天!竟然让‘汤查’给他下跪道歉!”

    “秦先生!姓秦!!我去,这该不会是皇朝的”

    “嘘!别说了!别说了!再说要出大事了!”

    随着四周议论声响起,坐在秦墨这桌吃饭的朋友们,也都怀疑起了刚才秦墨话的真实性。

    他真的和秦帝没关系?

    祖上只是秦国坐镇仙人这么简单?

    恐怕不见得

    王教官等人,在亡灵世界生活了近两年的‘老家伙’,也立马不敢像刚刚那样吹嘘自己了,事实证明,这人活着牛逼,死了也是牛逼。

    都不由偷偷给秦墨竖起了大拇指。

    一个个也不敢发言,毕竟秦先生现在有‘汤查’陪着喝酒吃饭,他们就如同小学生一样,瑟瑟发抖的低着头,秦墨招呼动筷子,方才敢小心翼翼的拿起筷子。

    王阿婆着实给秦墨献殷情。

    又是给他倒酒,又是给他夹菜,还对他嘘寒问暖,说什么刚来秦帝国,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找她之类的,把一桌子的人,听得全都呆愣了,四周偷听的人们,也是愣愣的听着,全都被唬住了

    我的天!

    这到底何方神圣?

    多大的来头?

    这能让王阿婆的态度如此低微,放眼数千年,何等新人能在王阿婆这里得到这等待遇,要知道,几乎全部刚刚进入秦帝国的新人,都是自生自灭的,咋可能一上来就攀上关系。

    这人

    到底是谁??

    秦墨好似压根儿没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毕竟在现实世界,像王阿婆这种讨好他的人,多的能从焱阳排到法国,因此,听到王阿婆各种嘘寒问暖的话,他也不觉得有啥不妥。

    不仅不妥,还泰然自若的和王阿婆喝酒,好似一副见惯不惯的样子。

    此刻,包厢里。

    “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吗!!”

    刘度激动的抓着徐炀的衣服,差点儿把他从椅子上晃倒。

    “王阿婆竟然给他下跪了!竟然给他跪下了!!”刘度瞪大双眼,整个人兴奋不已,“咱俩在秦帝国混了这么多年,唯一见过王阿婆下跪的时候,还是给秦帝!”

    徐炀急忙拍开他的手,也是诧异的看向大厅秦墨那一桌。

    “嗯这的确看起来,很奇怪。”徐炀点头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刘度立马说,“没看王阿婆刚刚怎么称呼他的?秦先生!他姓秦!姓秦啊大哥!”

    徐炀顿时反应过来。

    整个人猛地一怔,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大厅的那位年轻人。

    “难道”徐炀颤抖的不敢说。

    “还难道什么!”刘度气的拍了他脑袋一下,压低声音道,“这人肯定就是秦帝的直系后代啊!而且,这后代恐怕不一般,竟然能让王阿婆这副态度!”

    “想想啊!以前也有很多秦帝的后代而来,王阿婆何时如此?”

    徐炀呆愣半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这人不仅是秦帝的直系后代,而且未来肯定在皇朝堪当大用?”

    “那肯定啊!”刘度气的又拍了他一下,“你个傻缺,王阿婆都做到这份儿了,你还看不出来吗?怪不得我跟你这些年,还只是个大官吏,你特么脑子就不好使,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

    说着刘度搂住他,指向窗外秦墨,“你好好看看那人!光从他架势上,就感觉此人不简单。”

    “若是常人,王阿婆如此讨好下跪,肯定吓得都尿了!”

    “但他不一样,他淡定自然,与王阿婆悠哉喝酒,你难道没有看出来,如此处事不惊的态度,是一副何等的尊荣吗?”

    听着刘度的分析,徐炀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他终于明白过来。

    “是是”他结巴着。

    几乎颤抖的说出三个字。

    “帝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