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网 >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 0190 上赶着当冤大头

0190 上赶着当冤大头

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最快更新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

    墨御天倒也不想买这么多,可问题是,傅元蓁用来装药膏的罐子居然是市面上专门用来装胭脂的那种小罐子。

    天青色的汝窑非常的小清新,淡红色的药膏装在里头,还真的跟胭脂有点儿类似。

    要不是药膏散发出的淡淡药味,墨御天简直都要怀疑傅元蓁是拿女子用的胭脂冒充药膏卖给他了!

    对了,他记得镇北王从傅元蓁手里抢走的那罐药膏,好像也是这种包装。

    那老混蛋伤得可比他更重,就罐子里那点儿药膏,肯定不够用。

    哼,活该!

    想到镇北王比自己倒霉,墨御天的心情很快好了起来。

    他把傅元蓁送回济世堂,随后非常干脆地离开了。

    等他一走,傅元蓁立刻回了顾家。

    打算跟顾云娘一起用饭。

    另一边,墨御天刚回到摄政王府,墨十八就迎了上来,说了一个消息:“主子,属下刚刚查到一个事,跟琅华殿下有关!”

    墨御天立刻变了脸色:“怎么回事?快说,不得有任何隐瞒!”

    墨十八赶紧把刚刚查到的消息说了出来:“是这样的,主子您不是让属下安排人盯着楚家人吗?

    属下派去盯梢楚怀安的探子发现,有人偷偷找到了楚怀安,卖给了他巾帼书院入学考试的考卷。

    楚怀安派人给楚梦恬报了名,参加巾帼书院明日的入学考试。虽说每年偷卖考卷的人不少,不过属下怀疑,这事是冲着琅华殿下去的。

    琅华殿下先前可是楚怀安的继女,跟楚家人势同水火。以楚怀安那芝麻绿豆大的官位,按理根本不可能有人卖考卷给他,除非是有人想让琅华殿下不痛快。

    那老妖婆不是说了要让琅华殿下进巾帼书院吗?要是楚梦恬也进了浪花书院,岂不是正好恶心了琅华殿下?

    主子,你说要不要把这事捅出去?或者给楚梦恬下药,让她无法参加明日的考试?”

    “不许多事。”

    墨御天警告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墨十八惊讶地追上去:“主子您这是要去哪儿?”

    “如今有人要对琅华殿下不利,本王自然要去提醒她。”

    墨御天说完,嫌弃地瞪了墨十八一眼,“你跟着干什么?还不快滚去做事!”

    墨十八:“……”呵呵!他就知道!

    主子真是太不理智了!

    居然真的被那顾元蓁给蛊惑了!

    还上赶着跑去提醒人家。

    哎,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就连一向英明神武的主子,看来也不能免俗啊。

    还是他比较聪明,一眼就看出顾元蓁有问题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墨十八美滋滋地给自己点了个赞,抬头挺胸英姿勃发地地走了。

    ……

    墨御天直接去了顾家。

    顾家,傅元蓁和顾云娘正准备用饭,结果冰糖急急忙忙地走进来:“主子,摄政王又来了!”

    傅元蓁:“……”

    这个“又”字用得可真好!

    “他可说了是来做什么的?”

    “说是找主子有要事!”

    冰糖嫌弃地撇了撇嘴,要事什么的,她是不信的。

    肯定是找借口来见主子。

    她在暗卫营里训练的时候,都听过墨御天觊觎昭华殿下的八卦,主子长得跟昭华殿下那么像,肯定是被墨御天这个杀千刀的给盯上了!

    一旁的顾云娘也眯起了眼睛,眼神有些凌厉。

    她看向傅元蓁,提议道:“蓁蓁你刚回来,肯定累坏了,娘这就去打发他走。”

    傅元蓁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觉得她有些不对劲。

    她怎么觉得,顾云娘的性子有些变了?以前没这么厉害的呀。

    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等等,她该不会也被穿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傅元蓁整个人都不好了。

    然后她仔细打量了顾云娘一眼,发现她额头上那代表执念的红印好像颜色更深了,跟血似的。

    而且奇怪的是,她有种奇怪的感觉,顾云娘并没有被穿,还是以前那个魂。

    那又是怎么回事?

    她最近受什么刺激了?

    傅元蓁回想了一下,却没想起来。

    只好打定主意,私底下再找冰糖跟雪梨问问。

    她最近忙着去济世堂,倒是没太留意家里的事。

    只有找人问问了。

    傅元蓁正想着,就看见顾云娘起了身,显然是打算去会会墨御天了。

    她想到墨御天的性子,连忙拦住顾云娘:“娘没事的,摄政王既然是来找我的,还是我去比较好。”

    就墨御天那黑心狡诈臭不要脸的性子,要是发现去的是顾云娘,还不知道怎么折腾呢。

    还有顾云娘,她此时的状态明显不太对劲,杀气腾腾的就跟要去上战场似的,还是先别让她跟墨御天见面了。

    顾云娘深深看了傅元蓁一眼,最后叹了口气:“罢了,既然你这么说,娘就不去了。”

    傅元蓁微微皱了下眉头,越发觉得顾云娘不太对劲。

    不过墨御天还在外头等着,她也不好耽误太久,只好先去见了墨御天。

    她到的时候,墨御天正站在客厅里,看着花几上摆着的兰花。

    兰花如今开得正好,玉白的颜色,有种特别的仙气。

    反正傅元蓁和顾云娘都挺喜欢的。

    之所以摆在客厅里,还是因为家里的兰花太多了。

    以前没开,不过傅元蓁重生后,这些兰花就蹭蹭蹭地冒出了花剑,形态也越发优美了。

    每一盆都跟绝品似的,要是拿出去,还不知道多少文人墨客追捧。

    顾云娘还曾经跟傅元蓁庆幸呢,说幸亏和离的时候,这些兰花都还没花呢,不然就楚家人那贪得无厌的性子,非得把这些绝品兰花全都搬走不可。

    此时墨御天看着客厅里摆着的兰花,显然也是盯上了。

    傅元蓁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抬步走了进去:“摄政王若是喜欢,十万两银子尽管拿走。”

    墨御天:“……”

    他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心说公主现在是越来越黑心了。

    一盆草而已,居然想坑他十万两银子!

    他又不是宁修那种喜欢附庸风雅的伪君子。

    “既然殿下愿意割爱,本王就却之不恭了。”

    傅元蓁:“……”

    她故意逗他呢,以为他不会答应,谁知道这小子居然上赶着当冤大头。

    她不坑都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