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你本不叫童妖

阿帕奇 / 著投票加入书签

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最快更新女神的合租神棍最新章节!

    龙凤虚影不断流转。

    龙无睛,凤回头。

    龙凤纠缠,邪气凛然,好似是在运转着最古老诡异的仪式。

    而童妖惨叫连连。

    浑身血肉不断在崩溃,但紧随后却又不断重组。

    而宋霸见此,只冷哼了一声,一个垫步冲刺,只瞬间变成了秦宁的模样,正要在出手时。

    那流转的龙凤虚影忽然凝滞。

    而后一道巨大的符文凭空而现。

    “平心咒!”

    秦宁脸色稍变。

    而随着平心咒的浮现,那龙凤虚影重新回到了童妖的体内,而童妖则是闷哼了一声,整个人晕死了过去。

    秦宁见此,忙是掐了一个符咒。

    只下一秒。

    便已经从三生石幻境中出来。

    在看童妖,依旧盘膝而坐,但却依然陷入了昏迷当中。

    秦宁沉默了少顷,而后拿起外套披在了童妖的身上,而后小心的将其抱起放在了床上。

    这刚放下。

    童妖嘤咛了一声,却是幽幽醒来,和秦宁一阵大眼瞪小眼,懵逼的问道:“怎么又到床上了?

    不是检查吗?”

    “你这个又字说的我很不满意。”

    秦宁白了她一眼,但也没在损她,而是道:“检查完了。”

    “啥?”

    童妖疑惑,道:“怎么就检查完了?

    我这都啥感觉没有呢。”

    顿了顿,童妖又忙是问道:“那检查出什么来了吗?”

    秦宁点了点头。

    童妖道:“这龙凤纹身到底是什么玩意?”

    秦宁捏了捏眉心,坐在一旁,只思索了一阵后,道:“你的记忆。”

    “什么?”

    童妖瞪大眼睛,满是不解。

    秦宁道:“你因平心咒忘掉的记忆。”

    童妖咽了口口水,有些恍惚道:“原来我真的忘了一些事情吗?”

    说着,她又忙是晃了晃脑袋,有些兴冲冲的问道:“那你是不是看到我的记忆了?

    你快给我说说,等等,你等等先,我去那笔记本。”

    说完,便是跑回自己房间拿了纸和笔,道:“说吧。”

    秦宁嘴角抽了抽。

    说个毛?

    我他妈就看到那一点,而且这一点怎么说?

    说你被折磨了?

    只是看童妖大眼睛里满是求知欲望,他又不好拒绝,只得到:“我也没看全,就是很少一部分,没什么实际意义。”

    “积少成多嘛。”

    童妖道:“等先记下来,你在多检查几次不就凑齐了?”

    秦宁张了张嘴,少顷后才是道:“好吧,其实你本不叫童妖,而是另有其名。”

    “那我叫什么?”

    童妖瞪大眼睛问道。

    秦宁脑子急转,道:“你真名叫童小迪,这名字不错吧?

    我觉得比童妖好听太多了。”

    童妖满脸黑线:“我怎么听的像是童小弟?”

    “是二声!”

    秦宁不满的说道。

    而就在秦宁在这给童妖扒瞎的时候。

    远在那深山老林当中,盘膝坐在一坐寸草不生的孤峰顶端的鬼相却是豁然睁开双眼。

    眼中带着些许惊疑。

    “平心咒发动了?”

    他连连皱眉,冷漠的脸庞上带着些许的疑惑,紧随后又是施法掐算,但结果让他更为疑惑。

    童妖身上的龙凤法咒并没有被触动。

    可是平心咒却触发了。

    “怎么可能?”

    鬼相微微眯了眯眼睛。

    虚幻的身体爆发出强大的气势,整座孤峰此时都好似在颤抖一般,一块块滚石不断跌落。

    他冷哼了一声。

    一跃而起,右手却是虚空一抓。

    只瞬间,前方空间出现一阵扭曲,随后独眼黑疙瘩宋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谁他妈”宋霸要疯了。

    他刚找到了第二张满意的人皮。

    只是在看到面前冷漠的鬼相后,宋霸的脏话咽回了肚子里,憋屈不已,瓮声瓮气道:“鬼相大人,有什么吩咐?”

    他是真委屈。

    毕竟眼瞅着要画完了。

    鬼相冷冷的说道:“你去见童妖了?”

    宋霸独眼满是疑惑的看向鬼相,但下一秒,无尽的压抑让他直挺挺的趴在了地上,只感觉好似有泰山压顶一般,慌张道:“鬼相大人,我没有啊,我没见童妖啊。”

    鬼相在皱眉。

    瞧得出宋霸没有撒谎。

    只挥了挥手。

    那宋霸方才是大松了口气,小心翼翼的爬起来,问道:“鬼相大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鬼相没有回答,而是问道:“现在康城情况如何了?”

    宋霸更是疑惑,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康城现在情况不太妙,随时会有暴动的可能,秦宁这孙子一到晚上就搞风搞雨,看架势这孙子是豁出去的想要掌控整个康城怨气。”

    只是边说着,这宋霸却是嘿嘿笑了起来,言语间充斥着得意洋洋,又道:“他做梦都不会想到所做的一切都会为我做了嫁衣。”

    鬼相依旧面色冷漠,道:“还有别的吗?”

    “有!”

    宋霸忙是道:“鬼相大人,幽冥最近实在不对劲,死了一个手下而已,我看它都想造反了要。”

    “造反?”

    鬼相冷漠道:“它不会造反。”

    宋霸撇撇嘴,还要在说几句幽冥的坏话,但是察觉鬼相那冷漠的眼神后,只得憋回了肚子里。

    鬼相目光幽幽。

    望着康城方向,而后冷声道:“告诉幽冥,在我回去之前,用一切力量压制康城暴乱。”

    “是!”

    宋霸忙是应下。

    而鬼相也不在多言,在挥手。

    宋霸便是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回到肉身,急急忙忙的看向了面前的人皮,只瞧见那人皮上已经是花花绿绿乱七八糟的一片,一口血终究没忍住还是吐了出来。

    他想骂娘。

    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毕竟这次是鬼相干的。

    而鬼相在打发了宋霸后,身形一闪,直接从这孤峰上跳下,等落地后,前方一坐洞窟内阴煞之气翻滚,鬼哭狼嚎之音不绝。

    他踏入这洞窟。

    只没一会儿便是到了最深处。

    这里鬼火幽幽。

    一具贴满了黄纸的棺材正飘在血池上,血池内血水翻滚,白骨若隐若现。

    而在血池的一侧。

    许正辰手握着一把长刀正在打磨着。

    “你在做什么?”

    鬼相问道。

    许正辰抬起头来,其脸上已然不见血色,黑气弥漫,宛如死尸,甚至说话都是僵硬无比:“准备杀人。”

    他的确准备杀人。

    只是杀谁,他也不知道。

    鬼相目光又落在了那棺材上,目光中多了几分期待:“你会如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