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网 > 大梦主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再遇陆化鸣

第四百二十一章 再遇陆化鸣

一秒记住【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眼见胡庸越追越紧,沈落手腕一转,一道落雷符朝着自己身前甩落过去,脚下斜月步急转,身形与那道雷符交错而过,朝着另一边疾闪而去。

    后方胡庸刚刚追上,便有“轰隆”一声雷鸣炸响!

    一道手臂粗细的雪白雷光当头落下,直奔其头顶而去。

    胡庸目光骤然一凝,脚下有一片青色雷电一闪,竟是险之又险地避让了开来。

    只不过,落雷符虽然并未能直接击中其身躯,炸裂时崩起的气浪烟尘,还是不可避免地阻碍到了他,令其追击速度为之一缓。

    沈落便利用这稍纵即逝的机会,身形一展,与之拉开了距离,朝着密林中穿梭而去。

    然而,就在他即将一步迈出裸土区域时,却有一个身穿圆领长袍,脚踩长剑地青年男子破开林中密集树枝,御剑迎面冲撞了上来。

    仓促之下,沈落避闪不及,只能向下一坠,重新落回了地面上。

    他心中暗骂一声“倒霉”,仰头朝上看去时,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惊异之色。

    与此同时,那名御剑之人也正低头看向了他,两人遥遥相隔,四目相对,竟是异口同声道:“怎么是你?”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此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官府中人陆化鸣!

    当年,沈落虽然只是深夜在松藩县河道中,见过此人一面,但那是他第一次看到他人御剑飞行的身姿,当时就艳羡不已,故而印象深刻。

    还不等沈落想明白,就听陆化鸣大声喊道:“甲程兄,小心,快避开。”

    “什么甲程?那是谁?”

    沈落先是一阵疑惑,随即猛然记起,当日他听到“陆化鸣”这个名字时,以为是其编造出来的“化名”,便随口胡诌了一个“假称”,说自己叫做“沈甲程”。

    沈落醒悟到陆化鸣是在提醒自己,立即身形一闪,朝着另一边腾挪而去。

    他才刚一挪开身形,密林当中立即响起一阵爆鸣之声,一股黑色阴风席卷而出,直接撞断了七八棵古树,冲了出来。

    沈落回身望去,就见阴风卷至池塘旁边,忽然黑雾一散,从中显露出一个身穿青铜铠甲,手持青铜长剑的枯槁男子。

    其面容几乎与被吸干了血气的吕合一样,颜色青黑皮肤干瘪,嘴唇干缩,露出大片黑色牙龈和白色牙齿,两道深陷的眼窝中,亮着两团幽绿的光芒。

    这鬼将刚一现出身形,本能的想去继续追杀陆化鸣,可身形才刚一动,就立马又停了下来,头颅一转,望向了那枚悬在池塘旁的酒葫芦。

    鬼将在原地稍稍一顿,似乎也被葫芦中收集的气血之力吸引,竟是舍了陆化鸣,直接朝池塘扑了过去。

    胡庸原本还想伺机杀了沈落,可当瞥见这一幕时,顿时大惊。

    “孽畜,你想做甚?”

    说罢,他口中一声爆喝,脚下青色电光一闪,直接横移过去,挡在酒葫芦前,一掌朝着那鬼将拍了上去。

    鬼将口中发出一阵含糊低吼,手中长剑一挺,朝着胡庸直刺而至。

    青铜剑尖凝聚出一粒花生大小的黑色光团,与胡庸的掌心猛然对撞在了一起。

    其掌中立即有一道青色符箓亮起,伴随一声雷鸣爆响,数道青色雷电攒簇而出,与那粒黑色光团碰撞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巨响!

    青色电光混合着黑色光斑同时炸裂,朝着四面八方疾射而去,引得虚空之中爆鸣不断,鬼将和胡庸也被这股力量各自逼退开来。

    胡庸顺势收走了悬在空中的酒葫芦,落在池塘另一边,目光犹疑地扫视了一眼鬼将和沈落两人,原本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困难的任务,却变得越来越复杂,这让他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略一犹豫下,他还是一翻手,取出一张青色符箓,粘贴在了酒葫芦上。

    只见符纸光芒一闪,那股从葫芦里外溢而出的浓郁血气之力,很快就被掩盖了下去。

    鬼将似乎灵智不高,见嗅不到那股血气,一时间也停止了动作,头颅僵硬地转动着,分别看向沈落几人,似乎在犹豫着该先攻向谁。

    沈落看着眼前景象,大致能够看出几人修为深浅,其中胡庸和鬼将都是凝魂后期修为的样子,而陆化鸣则似乎有凝魂中期修为。

    即便他能与陆化鸣联手,也多半不是胡庸或者鬼将任何一方的对手,眼下便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时间场面竟是出奇的安静了下来。

    只不过,短暂的和平没有持续多久,鬼将还是身形一转,以迅雷之势扑向了陆化鸣。

    胡庸也是目光一寒,杀向了沈落。

    “甲程兄,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陆化鸣一边躲避鬼将追击,一边以心声询问道。

    “那厮想要以活人为祭,打开这里的封印,放出底下的泾河龙王怨魂。”沈落无法传音,只好一指胡庸,大声喊道。

    陆化鸣听闻此言,神色骤然一变,身形竟是陡然一止,不再闪避鬼将追击,单手握住那柄古朴长剑,并指在剑身一抹。

    剑锋之上,随着其指尖横抹过去,亮起一层青色剑芒。

    “铮”的一声锐鸣!

    陆化鸣一剑横斩而出,古剑上顿时迸射出一道数丈长的凝实剑光,划破虚空直奔鬼将头颅而去。

    鬼将双目之中鬼火摇曳,双手握住青铜长剑,没有丝毫花哨动作的纵劈而下。

    青铜长剑上顿时有一层黑色煞气,有如实质一般涌出,与那剑光碰撞在了一起,两者同时爆裂开来,化作一股强劲飓风卷向四周。

    陆化鸣身形一退之下,突然化作一道青色残影,竟是瞬间从原地消失了。

    “不见了……”沈落眼见于此,不禁有些讶异。

    “好小子,还敢分神?”就在这时,胡庸讥笑的声音,忽然在沈落身后响起。

    沈落顿时感到身后一股疾风袭来,再想要躲避时,却已经来不及了。

    胡庸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青色短斧,斧身之上缠绕着青色电丝,“噼里啪啦”鸣响不断,朝着沈落脑后劈了下来。

    沈落匆忙之际,只能猛然转身,一手紧握金刀手柄,一手抵住刀背,运起全身法力横刀举过头顶,格挡了上去。

    只听“锵”的一声脆响,金色长刀上电光一闪,应声断裂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