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网 > 名动天下 > 20.第 20 章

20.第 20 章

作者:子醉今迷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经典小说网 www.jd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玲珑头一次来国公府。

    马车一路前行, 进到府里方才停下。有轿子早已候在旁边。

    身穿靛蓝色褙子的婆子上前扶了她下车,丫鬟搀着她上到轿子上。一路晃晃悠悠不知过了多久,好不容易才停下。

    玲珑掀开帘子一瞧。嗯,很好。走了那么久, 这还没到垂花门呢。想想也是。七叔叔肯定是住在外院。她也没必要往垂花门里去。

    ……不过,国公府可真够大的。

    有位体面的妈妈走上前来,给玲珑引路,一直走到了院门前方才停下。

    玲珑仰头去看,院门旁悬了个匾额, 上书“菖蒲”二字。

    到了这个院子后,所有丫鬟婆子管事妈妈全都驻了足。很显然, 这儿是不准她们进来的。

    冬菱也被拦阻在了外面。只有顾妈妈,因为要照顾玲珑,被允许随身伺候。

    之前长河一直跟在玲珑后头,到了这个时候,他走上前来给玲珑继续引路。

    菖蒲苑十分敞阔。玲珑大概地目测了下,至少有三个秋棠院那么大, 说不定还要更宽敞一些。路边栽有高树, 树旁满是花草。花香四溢,阵阵微风吹过, 那香气迎面而来,让人不由得就心情愉悦。

    一路往里去, 隔上段路便能见到几名目露精光的侍卫, 一看便是功夫好手。

    菖蒲苑是七爷一个人住, 待客处和书房直接设在了第一进院子里。

    长河引了玲珑到书房外。这回,连顾妈妈也被拦在了外面,只能等在廊檐下不能入内,仅玲珑可以到里头去。

    玲珑抬手叩门。

    清冷的声音传出:“进来吧。”

    玲珑开心地推门而入。

    屋内,郜世修正立在窗边,手执书卷。夕阳渐渐西下。窗外暖光洒在他的身上,淡化了他周身的清冷,看上去温和而又沉静。

    玲珑进屋后,他依然手不释卷不曾抬眼看过来。玲珑走到他的身边,左瞧右瞧,七叔叔还没反应。索性凑到他身侧,扶着他的手臂,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才晃一次,咚,额头上被很轻地敲了下。

    玲珑捂着额头抬眼去看,视线范围内,是还没有完全收回的书脊一角。

    “七叔叔打人。”玲珑委屈巴巴地望着郜世修。

    “现在想起来叫我了。”郜世修语气故意放冷,眉目却很温和地垂眸望着她,“怎的进来后不吭声不理我?”

    玲珑不怕他,自顾自拖了把椅子坐着。

    “七叔叔这话说得不对。明明是你在看书顾不上我,我没办法了才过去打扰你的,并没有不搭理你。”

    小姑娘个头不高。在椅子上往后坐得实,两条腿就悬空。晃啊晃的,一看就很悠闲自在。

    “你若是叫我一声,我自然应你。你不声不响的,我如何应你。”

    郜世修微笑着回到桌案前落了座,目测了下两人之间的距离,起身走到玲珑身边,说:“起来吧。”

    玲珑跳下椅子。

    郜世修将这空椅放到了他的座椅旁边,示意玲珑过来。

    玲珑就在桌前和他并排坐着了。

    这时候她才发现,刚才七叔叔翻阅的居然是最基础的声律启蒙。旁边桌上一溜过去有四书五经,还有三字经千字文。知识深一些浅一点的都有,大都是启蒙就开始学的。

    “你以前识过字吧。”郜世修这句是陈述而非询问,因此不用她回答,他就继续说道:“来,我看看你学到什么程度了。”

    有时是他指了字让玲珑认,有时是他就一些段落做出提问,她回答。半个多时辰下来,郜世修基本上知晓玲珑学习的程度。

    他又让玲珑写了几个大字,画了两幅小图。

    “你的底子不错。”郜世修道:“过段时间开始跟着郜家小姐们来族学上课吧。”

    这个安排可真是让玲珑意想不到。

    她惊奇地睁大了眼睛,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才不敢置信地说:“七叔叔,你说让我来郜家读书?”

    “嗯。”

    “太好了。”玲珑美滋滋地想着,这样以后就能时常看到七叔叔了。

    “我会把你大致的程度和几位女先生说一下。”郜世修合摊着的书册,指了其中几本,“你将要学习的课程一共有这些。族学每个月逢一的日子休息,一共有三天。另外逢二的下午你也可以不用去,可以自行安排。”

    玲珑知道,但凡族学,一旦安排好了课程,基本上不太可能会在中间空出来半天,大都会紧凑安排完课程后,在最后一天留下半天空闲。

    这里怎么不一样?

    玲珑把这个疑问说给七叔叔听。

    “嗯,这个。”郜世修语气平静地道:“其实那半日是有课程的。有个老妇专门讲女戒女训和女德。我觉得那些没什么用,做主帮你推了。你只管学其他有用的就好。”

    这个想法可真的是出人意料。玲珑的笑容更大了些。不过想到另外一件事,又有些沮丧,刚刚扬起的笑容就垮了下来。

    “唉。”她老气横秋地叹着气,“如果不用去沈家就好了。”

    那样的话,她就能早一点来族学,早点来七叔叔这边玩。

    郜世修领会错了她的意思,以为她是不想和沈家那些人再见面。

    “沈家那边,你虽然要小心着些,却也不用太过担忧。”郜世修道:“届时我自会想办法遣了人去帮你,定然能够护你周全。”

    听到这话,玲珑心里的好奇多过了忧愁,“七叔叔打算让谁过去?”

    郜世修沉吟片刻,“还说不准。我得看看那天她们谁有空闲。”

    会试时人的精力和体力经过了大量的消耗。在连日的书册和测考后,一定会疲惫至极。

    玲珑想要见到七叔叔,其实最主要的就是看他身体怎么样,能不能吃得消。如今见他没什么事,知晓他身体底子好没损耗太大,她也就放了心。

    不过,这种时候,休息是很必要的。

    玲珑生怕累着七叔叔,看看这边没什么事儿了就准备告辞离去。

    临近分别,玲珑到了马车旁边刚要上去,却听郜世修忽地在后面唤了她一声。

    玲珑回身抬头,“七叔叔?”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温暖的大手已经轻轻按在了她的发上。

    “不错,长高了一点。”郜世修淡淡笑着,顺势揉了揉玲珑头顶的发,“我这儿有小厨房,以后你上学的时候如果饿了,想吃什么尽管和他们说,让他们做给你吃。”

    玲珑一听,高兴极了,连忙答应下来。又暗戳戳地想着,以后上学的时候要不要每天都饿上一顿,专程来七叔叔这儿蹭吃蹭喝。还能顺便和他聊聊天。

    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空。

    ·

    车子驶出国公府。

    郜世修立在菖蒲苑外,目送车子远去。

    玲珑忍不住从车窗口探头往回看。直到车子转了个弯,连七叔叔模糊的身影都看不到了,她才坐回了车里。

    马车刚出国公府的大门,旁边突然有人策马疾驰而来。到了国公府门前依然没有减缓速度的趋势。

    驾车的车夫经验丰富,看情形不对,当即勒了缰绳急忙把车子停下。即便反应及时,马儿却没法瞬间收住力道,连马带车又往前跑了几尺。

    由于这几尺的关系,一匹拉车骏马的前蹄就擦过了对方骑着的马蹄。

    疾驰的马嘶鸣着扬起马蹄。上面的人身子剧烈晃动着,差点摔下来。

    “长没长眼睛!”马上人四十多岁的年纪,身材矮胖皮肤微黑,脸颊泛着醉醺醺的红晕,拍着马背扯着嗓子喊,“敢挡我的路,想不想活了!”

    马车夫刚要反驳,看清对方是谁后,只能压下满心怒意,陪着小心说:“世子爷,小的也不是故意的。”

    听了他这话,顾妈妈朝外看了眼。望清楚马上人的五官后,她压低声音讶然道:“居然是郜世子。”

    刚才那一下猛然拉缰让玲珑身子撞到了车壁,胳膊泛着疼,根本没能去留意外头的情况。

    顾妈妈说了后,玲珑恍然意识到和车夫起冲突的人是国公府世子郜世良。

    这位世子爷她略有耳闻。

    傅氏怕她不清楚两府之间的事情,这些天陆陆续续把国公府里重要的一些人和她略微提了下。

    玲珑印象最深的是,郜世良品行不端,时常混迹于三教九流聚集的场所。

    这是他父亲老定国公最不能忍受的。

    郜世良出生时,定国公正在外征战,没能第一眼看到儿子。后来郜世良成长过程中,定国公也是在外时候多,在家时候极少。等到儿子长大,定国公才发现他早已染上恶习,吃喝嫖赌四样均有涉猎。

    定国公一边懊悔自己没能担起责任好好教导他,一边恼他不争气,多有苛责。

    父子俩关系越来越差。

    郜世良行事愈发没有章程,定国公每每看到了,责罚也更狠。

    相较之下定国公对幺子郜世修的疼宠就尤其明显起来。

    与此同时,定国公府世子爷和七爷的关系就开始僵持对立。

    傅氏之所以把这些讲的那么详细,就是因为国公府那边早已知道玲珑是郜七爷的人。

    所以傅氏特意提醒玲珑:“国公府其他人或许和你不会有什么冲突。但是遇到了大房的人却一定要小心,特别是世子爷,最好不要招惹他。”

    如今听闻外头的人正是郜世良后,玲珑瞬间记起了傅氏的嘱咐,和顾妈妈说:“告诉车夫,尽快走。不要和他多争执。”

    可是已经晚了。顾妈妈还没来得及想法子提醒车夫,郜世良已经下了马,摇摇晃晃地朝着车厢这边来。

    车夫要去拦他,被他一巴掌扇了过去,还踹了几脚。

    顾妈妈赶忙下车去拦人。可是郜世良已经伸手扒住了车窗,掀开车帘。

    “这是谁家的女眷啊。”郜世良说着,眼睛咕噜噜转着往里看,“让我瞧瞧。”

    浓重的酒臭气袭进车内。

    冬菱把玲珑挡在身后,怒斥道:“休得无礼!”

    看到她后,郜世良倒是略微清醒了点。

    “冬菱姑姑?”他问:“您不在太子东宫里伺候着,来这里做什么。”

    再一回头,看到顾妈妈,郜世良的酒醒了一半,“哟,顾嬷嬷。今儿出来的是太后娘娘吗?”

    顾妈妈忍着怒气说:“婢子现下在玲珑小姐身边做事。”

    听到那个小姐的名字,郜世良先是茫然的想了会儿,继而反应过来,目露凶狠。

    “我道是谁呢。”他冷笑连连,“原来是七弟宝贝的哪个小姑娘。”说完继续扒车窗探头往里看,“让我瞧瞧有多漂亮。值当他那么小就开始养着。”

    这话语里的龌龊意味让顾妈妈恨极,怒喝道:“请郜世子说话注意分寸!”

    “分寸?”郜世良双目赤红,甩着袖子高声道:“一个个的只知道让我注意分寸。他老七什么时候注意过他当弟弟的分寸了?毛头小子,也敢在我跟前作威作福!”

    “是么。作威作福?”

    突如其来的清冷声音骤然响起。打散了这昏臭的气氛,带来一丝清明。

    郜世良怔怔地转头看过去。

    开始昏暗的天光下,一道挺拔的身影正从不远处往这边来。

    郜世良讷讷地说:“七弟,你怎么来了。”

    郜世修压根没有搭理他,径直走到马车边,温声问:“丫头?没事吧?”

    “没事。”玲珑小声地说。

    郜世修一直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看到七爷来了后压根不搭理自己,只管着那车里头的陌生人,郜世良“哈”地笑了一声,借了酒力壮胆,阴阳怪气地说:“不愧是老七。什么都想抢我的。我就和小姑娘说几句话而已,你也抢着来,把我赶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郜世修低声叮嘱了玲珑几句,慢慢侧身,望向郜世良。

    “大哥这话说得好笑。”郜世修口中说着笑字,眸中却半点暖意都无,反而蕴藏着无尽怒气,“你自己把这世子之位看得那么重,就以为旁人都想要抢夺。须知这些我自己也能挣了来,根本不在乎。不过,你若是想要动她一丝一毫的话——”

    郜世修目光陡然冷厉如利刃,压低声音,凑到郜世良跟前,一字字说道:“我不稀罕要你这世子的位置,却可以拿了你半条命去。”

    郜世良缩缩脖子,身子颤抖着往后退了几步。

    他再嚣张,也不敢和这个幺弟正面对上。

    但凡郜七爷说要取的人命,就没有能逃过去的。

    谁也说不清楚,那双修长有力瞧着十分白皙好看的手上,到底沾了多少人的血。

    郜世良拔腿就往府里跑。

    郜世修却不放心让玲珑独自回去了。

    “我送你一程。”郜世修说着,打开马车帘子,长腿一迈上了车。

    玲珑没料到他说做就做那么干脆,赶紧朝里挪着,给七叔叔腾出来位置。

    郜世修身高腿长,坐在玲珑的小车子里,很有些伸展不开。只能长腿屈起,把手臂搭在膝盖上面。

    车夫把骏马调整了下驾好车子。冬菱和顾妈妈凑到前头在车夫旁边坐了。只留郜世修和玲珑在车内。

    “这里也太局促了些。”郜世修非常不满意地上下打量着车厢,看它寻常样式,有的地方稍微有黑漆剥落,半旧不新的,想来是侯府里姑娘们轮换着用,就道:“改日让人专门给你做一个。喜欢什么样式的?”

    他刚开始是想随便找个话题,免得小姑娘还想着刚才的事情,吓得晚上睡不好。

    可是仔细看过后,他是真的决定给玲珑换个车。

    他就没用过这么旧的东西,更不喜欢和别人共用物品。玲珑自然要和他一样,有个独自使着的车子才好。

    也怪他之前没考虑到。

    玲珑看七叔叔当了真,赶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又不常出门去,车子大了也没用。再说了,我个子小,用着挺合适的。”

    见玲珑十分坚持,郜世修就沉默着没再提起这一茬。

    侯府距离国公府不远。很快车子就到了侯府前头。

    车子停下后,郜世修也玲珑道别,又朝冬菱示意了下。冬菱寻了个借口暂时没跟着车进府,而是在门口稍微停了一会儿,出来见郜七爷。

    冬菱怕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紧张得头也不敢抬。静寂了一会儿后,方听七爷缓缓问道:“现下京城的小姐们惯用什么样的车子?哪种最好?”

    冬菱不解,垂眉敛目恭敬说道:“婢子也不知道。这京城内,车子大同小异,没见有谁的特别。”

    郜世修意识到冬菱刚从宫里出来,或许还不清楚京中情况,就准备离去问问别人。

    后忽地想起一事,他又停了步子问:“那沈家的有没有特别之处?”

    说到这个,冬菱倒是有印象:“前些天去傅府做客的时候,好多太太都说沈家二小姐和六姑娘的车子漂亮。特别是六姑娘的,车子外头雕的花纹都比旁人的好。”

    “是么。”郜世修若有所思,“她车子什么样式的。雕花又是怎样。”

    冬菱仔细地描述了番。

    郜世修略一颔首,没再提起旁的,让冬菱回了府。

    ·

    没几日,到了玲珑将要去沈府做客的前一天。

    田庄上的庄头来了府里,请示侯夫人今年庄子上的一些安排。傅氏脱不开身,玲珑独自在晩香院里看书。

    书是七叔叔让人送来的。崭新崭新,还透着清新墨香。

    玲珑爱不释手,连翻页的时候都小心翼翼。

    锦绣端了碟水果进屋,搁到桌子上,说:“小姐,七爷让人送了东西来,您过去看看吧。”

    玲珑正看书看得迷,随口道:“七叔叔送我的?你拿来我瞧瞧。”

    锦绣笑道:“东西有点大,搬不过来,得请您过去看看。”

    玲珑恋恋不舍地放下书。

    走出屋子后,她从刚才看的那一段文字里回神过来,想起是七叔叔给她送了礼物,顿时欢欣雀跃,脚步轻盈地跟着锦绣去了前头。

    千算万算,没料到是一辆崭新的马车。

    车子刷粉色漆,边角雕精致繁复的四君子图。车厢外头挂了十六个做工精细的小铜铃铛。铜铃铛下缀着络子。车子驶动的时候,络子随风而动,铃铛叮当作响,半掩着马蹄踏地声,又好看又好听。

    车内铺了两层锦垫,边上放有四个嫩粉色桃枝纹靠枕,角落是一个两尺多高的小叶紫檀青竹纹矮柜。共有三层,打开来看,最底下是干净新衣裳,中间是首饰,最上面是些随手可用的点心。

    玲珑把这车子里里外外看了好几遍,越瞧越喜欢,抬眸笑问送车来的长河:“七叔叔这是哪儿买的?”

    长河与玲珑颇为熟悉。上次去国公府,就是他给玲珑带的路。所以郜世修这次遣了他来东西。

    听到玲珑这样问,长河笑答:“外头哪里买得到这样好的?是七爷前两天设计好了图样,命人找了十几个名匠给赶制出来的。”

    玲珑突然想起来七叔叔说要送她车子的事情。可她记得自己已经婉拒了啊。而且,就算要送,也没必要赶得那么急吧。

    听到玲珑的疑问,长河无奈地摊了摊手。

    “小的哪里敢猜爷的心思。不过,工匠们倒是顺口和小的说过几句话。”他道,“爷特意吩咐过他们,务必要在今日之前把车子做好,得让姑娘能坐了这车子去沈家赴宴才好。” 首发小说 ω ω ω.J d XS.net